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雨前 正午 树

雨中 深夜 行色匆匆

近期摸鱼的素描和刀画

被上海妖风吹倒的树

和寂寞的树墩

11/8  记者节快乐

新传门口晒被子般的《新传快递》

日院门口冒着寒风拍短片

三过食堂而不入


能力那些事

再聊聊能力吧。笔者以为能力包括多方面的,比如学习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自我认识能力,独立生活能力等等。当然,其中的学习能力觉得不是狭隘的学习课本和参加考试的能力,而是广义的获取信息加工信息辩证独立理解信息的能力。学习能力是其他能力的基础,是其他能力提高的源头和可能,通过不同形式的学习可以了解习得其他能力。然而很多人在现在通常会忽视学习能力的广泛含义和其他的重要能力,尤其是学校环境和家族环境中的人群。将某个方面的优点夸大至全部说的神乎其神,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让我不停反思是我的刻板印象吗,其实都是人对吧。

笔者以为人际交往能力是一个人人格魅力的重要源泉,意味着他能够控制情绪,理解宽容他人,能够随机应...

前几天上海的天气真心不错

阳光明媚云朵温柔

既然交大小哥哥说拍的还不错就发一下吧

其实我觉得有点愧对于摄影课老师

给废片加了滤镜

聊聊快节奏

总是觉得上海是绝对符合魔都称呼的,我的确在这里习惯性感受到人际关系的魔幻,群体生活习惯的仓促与不健康以及经济差异导致的地域奔波。初来乍到,我的确无法对这里生活的人物与动物的精神物质生活做出批驳,但是就我个人而言生活为续的必要不是上课工作考试考证和业绩,而是忙里偷闲的闲情,正如瓦尔登湖的魅力更是在于心灵的平静和思绪的活跃,即有时间有心境去思考和沉淀每日的生活。

而快节奏的喧嚣的城市大环境,几乎总是让人在人群中被淹没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方向。通常人群会调整自我以达到某种平衡,就会形成个性的两级分化。一边是平日仅仅专注于个人利益而自豪不顾及他人的完全的独来独往,而在有关个人利益时表现出不太相符的所谓...

关于人际关系的近思

都说最难搞的不是婆媳关系,而是大学女生宿舍的关系


人际交往贯穿人生。从不能言语的表情动作到言语分丰富的书信谈话,人类都在其中主动或被动的周旋。或是不知所措,或是自我感觉良好,也或者的确游刃有余。

笔者以为人类之间是不存在理解的。因那个人思维方式、表达特点、知识体系和生活环境的或多或少的实际差异,会随着彼此的深入被细化深化。而人际关系的纽带就在于宽容,即试图理解和避开他人底线。如此这般才能不触及他人的切身利益,保留他人的安全空间,给予彼此暂时的关系和谐从而远离争端。但是,在逐渐熟悉的过程中难免有触及底线而引发争端的情况出现,此时却见的个人气度与情谊如何。倘若能够保有宽容谅解的气度、换位...

善意是无关等价交换的从心表达

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罗尔为患白血病爱女的筹款治病文章,在经网友爆料罗尔并非穷人住院费用并非无法承担后,虽当事人将赠予款原路返还,但仍招致部分人的深挖历史与毫不留情面的吐槽。而在笔者看来,善意并不是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而是从心而至的真诚帮助与表达善心。

古有革离不顾众人怀疑助他国守城,今有拾荒老人不计自己困苦协他人求学。由此可见,善意与国力强弱无关与自身贫富无关,它不是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倘若,善意是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那么拾荒老人将自己的颠沛与靴子的无学可上对比后就会觉得他们不比我穷而我又何必帮助呢?显然不是这样,拾荒老人只是出于顾念孩子的处境同情由心而生,即便自己艰苦万分也要努力使孩子完成学...

关于娱乐的那点想头

高中实在是沉溺于学习不能自拔。终于是高考结束,又浑浑噩噩一个月。看看书,弹弹吉他,最后想起了一些之前忙里偷闲写下的东西。选些好的搬上来吧。通知书下来了,才能真的放松下来写些东西吧。


现如今,仍有人谈及演员曼联鄙夷,张口闭口全是“戏子”“下九流”之类的激烈言辞,或者是大骂其败坏社会风气,错引社会价值观,总之卆看不起的神态;与之相反,也有人沉醉与娱乐不能自拔,盲目追星赶“潮流”将现实抛之脑后。然而,在我看来,此两者皆为片面狭隘之词。

古希腊圣哲有言“存在即合理”。同样,演员与娱乐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随着物质的丰富,人们不必将所有时间用于劳作...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走进神经外科的病房,我很清醒地嗅到了新刷屋顶的石灰气味,掺着些刺鼻的消毒水味,被窗帘半掩着的玻璃窗上蒙了哈气,有点模糊,却还能隐隐看见牵着母亲手古灵精怪又蹦又跳的小女孩。窗台边把手磨损的轮椅,被房内暖暖融融的空气围起,滋生着一些同情。

程序化的医生问话像清军的大炮,套路而没有意义,在强忍不满地重复回答后我才注意到同房间的姑娘。齐耳短发,双眉柳叶,眼睛灵动噙着水,笑靥如花,嘴角的僵硬和挥手的机械与之极不协调的。

“砰!”她斜倒在床前,双手用力地抓地试图站起,紫的发黑的双唇大张着支支吾吾地说着什么,我却无法从她零碎的言语中得出判断。惊魂甫定后按下急救铃,铃声在寂静的有些凄冷的房间回荡,在被八...

12345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