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善意是无关等价交换的从心表达

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罗尔为患白血病爱女的筹款治病文章,在经网友爆料罗尔并非穷人住院费用并非无法承担后,虽当事人将赠予款原路返还,但仍招致部分人的深挖历史与毫不留情面的吐槽。而在笔者看来,善意并不是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而是从心而至的真诚帮助与表达善心。

古有革离不顾众人怀疑助他国守城,今有拾荒老人不计自己困苦协他人求学。由此可见,善意与国力强弱无关与自身贫富无关,它不是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倘若,善意是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那么拾荒老人将自己的颠沛与靴子的无学可上对比后就会觉得他们不比我穷而我又何必帮助呢?显然不是这样,拾荒老人只是出于顾念孩子的处境同情由心而生,即便自己艰苦万分也要努力使孩子完成学业。而反观部分网友的心理,赠予款应该是出于同情罗尔与其女经历的表达,是希望他们渡过难关的心情,而不是“并非穷人并非无法承担”后恶意伤害。即便罗尔不是穷人,住院治疗费用也并非高昂的无法承担,可是作为人类在社会生存的人类,罗尔与他亲人需要生存,不仅需要住院医疗开支还需要柴米油盐的开支,更何况是白血病这样耗时劳心的病。即便他不是穷人,钱总是花的快效果不见得快心情也常是低落。你若将善意看做用来等价交换的商品,因为“并非穷人”而上海长久浸于痛苦的父亲,这哪里是善意?分明是占领道德制高点后仇富心态的喷发。

而在恶劣的深挖历史吐槽人品时,从心而至的真诚帮助与表达早已不在,善意被商品观念偷梁换柱的血肉模糊。罗尔的确不是穷人,但罗一笑患病是真,善意此时应是对正处青春年华中患病女孩的同情与关注,你或是点赞或是转发,也可以赠款,甚至可以只是心里为这样一个女孩担心同情,这些都可以是你表达善意的方式。你给的钱不是要显示你救民于水火之中的旷世伟大的情操,也不是要显示有钱人帮助了没钱的他,而是你他心眼里担忧这个姑娘的生命,心疼一个父亲的守护,仅此而已。然而,当吐槽求助资格乃至人品时,是否有人想起过在医院遭受病痛折磨和群众指责父亲双重压力的罗一笑,是否有人还记得并非穷人的罗尔也是个陪着女儿站在生死线上的父亲是个只能将苦楚化成文字却被公司利用的无奈的男人。此时,关注点已经从“白血病”转移到了“罗尔”,无辜的罗一笑成为这场口水战的陪葬品。显然这时,部分人死死咬定自己是被夫人骗钱的弱势群体,殊不知真正若是的躺在床上思考明天还能否继续的罗一笑,每个人都竭力装可怜把“善意”扔在脚下不顾了,而从心而至的关切与帮助其实也许从未来过,赠款也像是给直播网红的赏钱般只是冲动与随大流,显个热心罢了。

我想,即便“罗尔事件“在网络热搜上消匿了,而在罗尔心里这大概会是一道门。不仅阻隔住了白发人与黑发人的生死,而且使失女之痛上又加了自责无奈的味道,阴影般至死不消散。因此我想善意或者其他都不该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否则就成了杀人于无形中的道德狙击手,而且在还毫不自知。


评论
热度(1)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