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聊聊快节奏

总是觉得上海是绝对符合魔都称呼的,我的确在这里习惯性感受到人际关系的魔幻,群体生活习惯的仓促与不健康以及经济差异导致的地域奔波。初来乍到,我的确无法对这里生活的人物与动物的精神物质生活做出批驳,但是就我个人而言生活为续的必要不是上课工作考试考证和业绩,而是忙里偷闲的闲情,正如瓦尔登湖的魅力更是在于心灵的平静和思绪的活跃,即有时间有心境去思考和沉淀每日的生活。

而快节奏的喧嚣的城市大环境,几乎总是让人在人群中被淹没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方向。通常人群会调整自我以达到某种平衡,就会形成个性的两级分化。一边是平日仅仅专注于个人利益而自豪不顾及他人的完全的独来独往,而在有关个人利益时表现出不太相符的所谓亲切感和关心来获得所需的某种物质精神所需;另一边是试图在随波逐流中保护自己岌岌可危的安全感,通过插手他人各种问题来刷存在感和表现关系紧密来获取脆弱的体贴和微弱的关注。

当然也有人反驳提出人性本恶和自私的理论,但笔者以为即便是这样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拥有使用理性的自由和能力,纵使绝对理性是不存在的,但我们依然可以在相对的追求个人满足的同时去不损伤他人的情感和利益。群体性动物的人虽然会因为社会性群体性而感到迷惘或是勉强自我,可同时也可在其中寻找知己和相拥取暖的归属感。

在我看来略有窒息的快节奏生活方式,伤害的不只是人际关系的单纯亲密,还有个人的身体与精神健康以及自由意志的发展。被熟知的是,过于关注自我容易神经衰弱,造成精神不振而影响食欲和肠胃,而过快的节奏恰恰挤占难得的冥想放松的精力和时间。或许,最初我们都会疑惑焦虑痛苦,但最终我们也许会在措不及防中不知不觉的成为其中一员,然后在某个深夜感慨着怀疑自由意志的存在。

面对人群和社会环境是社会人不能避免的,但在盛世乱世能够居安思危和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的还是存在。因此,诗和远方总是追求,魔岩三杰还是意识流什么的,总该去嗜好些什么,不时的打乱节奏尝试不同的事物遇见有趣的人和美好的风景。


评论
热度(3)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