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又见清颜

相遇总是突如其来,像只莫名闯入街区的小鹿。

这次的相遇比我预想的要晚却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让人激动,反而是多了几份的尴尬和冷漠。

驰与我勉强算的上是青梅竹马,我们从幼儿园时便是同学,当然这种缘分并没有延续下去,因为初中的时候我选择了一中,而他为了安倾颓的一蹶不振,可现在却发现我低估了他的自有修复功能(当然这是后话了)。

匆忙的顶着烈日跑到二楼的照相馆取到实验考试的照片,又气喘吁吁的跑下楼。懒得管额头上的汗珠,焦急的和站牌孤单的一起等着公交,时不时的低头看手表的指数,还有驰曾经习惯路过的小径。

哦,快要迟到了。紧张让我焦躁不安,决定沿着街道往下走,看到身旁两三结伴的人觉得孤独。温热的风轻轻的将柔情的温暖吹拂在我微红的脸颊,随风飘落的樱花也被惊醒而落在我的额头。莞尔一笑,轻轻用手取下花瓣放在手心,真美,春天果真是来了呢!无法掩饰的笑意早已爬上我满是踌躇的双眉。

回头不料看到自己狭长的落寞,还有被我的落寞掩盖着的驰的清颜。深蓝色的运动衫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件,曾经不会搭配的驰竟然也学会色彩对比了。大概是我试探的目光过于的灼热,驰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头望。指甲深深的嵌进我的手心,紧张的怕被他认出,内心纠结着如何的开头的对话。

茨,公车已经入站。我故作淡定以原有的频率踏上车,我的心听到驰从我身边经过时略过的风的嘲笑,还有对自己不甘的讽刺。淡定的站在车门口,而驰选择了离我最近的位置坐下,低头听着来自他的世界的歌曲。

心头一紧,原来也只是我自作多情的记着过去。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一个冷笑,可是脸上依旧是自信的骄傲,还有那不容忽视的坚强。是啊,一年就可以改变一个人了,更何况年华已用了三年的岁月来冲刷来打磨他本就意志不够坚定的心。可是,驰又是坚持着的,他坚持着他的冷漠幼稚,也义无反顾的爱着篮球和科比,被他放弃和忘记不过是十年的情谊,仅此而已。我一遍又一遍的麻木着自己的心,可就是觉得不甘,真的不甘心,我们同学十年,竟抵不过他人一个笑颜。

忽然嗅到熟悉的气息,那是独属他的风的吼叫。甚至没有一个眼神的,驰带着他的冷漠还有曾经清澈的眸子,与我擦肩而过。什么都没有留下,似曾相识的感觉没有留下,温情的目光没有留下,成熟的稳重没有留下.......只就下了一缕落寞的春风与我相伴,忽然觉得那随风飘落的樱花早已看清我们,那花瓣是她哀伤的泪水,顺着泪如雨下的心倾盆而至。

时间真的是最残忍的,它让驰的清颜变得冷漠。时间带走了所有相遇的人的记忆,却又固执将部分深深的刻在我这样的人的心尖。一遍遍的风吹过,脑海始终无法抹杀掉他曾经满是笑容的温情的清颜,的确是我天真的认为一切都不会变,是我对我们的情谊过于自信了。

到站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机械的女声横冲直撞的进入耳朵,机械的下车,满脸的淡然和冷静掩饰着心中的一语滂沱的潮湿。斑马线横在我的眼中,对面红了又绿的红绿灯,一遍遍的变换着颜色和数字,扰乱着我的思绪。强迫着自己抑制心中的不甘和难过,面无表情的走上斑马线。

我于世界什么也没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唯有一意孤行时掠起的风的哀伤还有不知为什么落下的樱花。

评论
热度(5)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