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呼吸

像要消失一般,却没有消失

许久没有浸润的眼眶和僵硬的嘴角

像要存在一般,却没有存在

持续跳动的心脏和追寻远方的兴奋

像要永远一般,却没有永远

说好以梦为马的诗社和固执的偏见


呼吸着无法抹去的混沌

来自未知生焉知死的拒绝殉国的东林党

穿过河东君的轻纱与梅先生的醇墨

而你只能在梦魇中在半休克的绝望中发觉

呼吸的快感与同感

那种站在边缘的疏离感


逐流于时间

戳破吐出的泡泡,掀开海市蜃楼的云烟

逐渐变冷的声音和之间

在被牢牢遮盖住的冬天末尾

单纯祈祷着呼吸

如果眼睛耳朵只是作为装饰而存在

我已对这世界不抱期待

只有迫不得已的呼吸

评论
热度(3)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