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梦境.神经.背叛

偌大的白色宫殿孤单的横在一片曼陀花丛,四面而望是一望无际的深渊。天花板上黑色沉闷的吊顶上孤单的水晶灯自顾自的躲闪。每一次挪动脚步,房间里就回荡着木板痛苦的呻吟。我的每一次心跳和呼吸,都清晰的伏在我的耳畔,一遍又一遍的纠缠着。

“哎——”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我抬起僵硬的手臂推开惨白的门。霎时,我的瞳孔被放大了数十倍,“你终于来了。”分明是天籁般的美好却好似是地狱的召唤,我瞪大双眼像是快要渴死的鱼,死死的望着一袭白裙的她。

她缓缓起身,一步一步向我走近,碧蓝的眼睛忧郁地望向我,像是狩猎者对于猎物一样灼热的注视让我不住的浑身发抖。吃惊而又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白皙的手轻抚在我的脸上,突然哀伤地低下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诧异的望着她失落的将手挪下的样子,不知为什么自己会揪心的疼,我努力的回想,可脑海里却死寂的空白。“我的记忆,难道只是一场被遗落的梦境?而她呢,也存在于我的梦境吗?现在,究竟是现实还是幻梦?”致命的头痛让我无法站立,颤抖着倚着墙缓缓的吃力的坐下,苦不堪言,像是有人硬生生的从我的大脑里取走了记忆。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她伸手将我扶起,见我吃力的摇了摇头,无奈的看着我“我们必须想办法逃出去。”没等我弄清事情,有一位白衣男子闯进房间,衣服上沾着血迹,“抱歉,我受伤了。你能扶一下我吗?”他哀求着看着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伸手去扶他,当我们的距离只剩下5毫米时,她突然推开男子,“你是谁?”冰冷的语气让我诧异,抬眼却发现刚才脆弱的男子正张大着血红的瞳孔意犹未尽的舔着尖锐的獠牙,“竟然被你发现了。”男子轻蔑的挑挑眉,饶有趣味的看着我们。在我还没缓过神的时候,她取出匕首刺向男子,拉起我的手往外跑。身后追赶的“人”越来越多,手心里都是紧张的汗水。

耳畔伴着紧张的气氛的风还有身后不断追着我们的奇怪的“人”,慌乱中,我们来到了宫殿的顶层。蓝色的天空还有白色的云朵不知为何都藏起来了,只有那一片红艳的曼陀花自顾自的盛开,霸占着难得的净土。我们两人肩并肩的站在楼顶,任微风轻吻发梢,自然的望向楼下的曼陀花,真是极美艳的。她突然绕到我的身后,特有的清香从她的双唇飘出,“如果我背叛你,你会怎样?”没有回头看她却依旧那么深切的感受到她的忧伤,顿了三秒,怀着莫名的心情淡淡回答“任你背叛。”

忽然,身体像羽毛般轻盈随风飘下,朦胧中我听见她说对不起感受到她眼角泪水的滚烫,没有绝望也没有怨恨,轻轻的闭上双眼,落入一片无尽的深渊。

“任你背叛”莫名其妙的从脑海冒出,身体僵硬的像是沉睡了很久。清醒后抬头望见一袭白衣的男子正端详着我,我突然不受控制像只暴怒的狮子激动的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质问,“你是谁,你究竟为什么要杀死我?为什么?”冷静的眼神让我趋于癫狂,精神崩溃的我泪流满面一把推散桌上的文件,一遍又一遍声嘶力竭的祈求有人给我一个解释,“你们人类为什么一定非要置我于死地?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她也一样?”泪水不断的从我的眼眶中滚出,直到没有力气睡着也没有停止。

忽然感觉有人拍我的肩膀,是父亲为我请的心理医生,烦躁地一把抓起桌上的闹钟砸向窗户,医生镇定自若的躲开说“看来你的状况很严重啊。”平静的望向医生“对啊,我就是有病,而且很严重。”起身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留下医生的不解。

“爸,我没有得神经病。”不耐烦的对上父亲焦躁的眼神,冷不丁冒出一句话就径直走回房间。拿出落满了灰尘的日记本,翻开新的一页,写上:

“今天又病发了,又是因为你,梦里你又背叛了我。

        可是,我情愿被你背叛。”


评论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