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夏天,毕业季

闷热的夏天,毕业就像倾盆的大雨浇得人满脸是水。

毕业典礼后,同学们都像即将出狱的囚犯拼命的奔跑嬉闹。到处拥挤着的是拿着水枪见人就喷的疯狂的少年,他们笑意盎然着泼水打闹。

不应景的,我坐在窗台上。转过头,外面是成荫的绿柳,还有败落的玉兰花。偶尔有风吹过,轻轻的挑起我的碎发。我想,这大概就是毕业吧。

毕业那天,我们坐着笑着看着昔日相处的影片。出奇的相似,我们都没有哭。没有难过,没有拥抱。想离开就默默的走出教室。

那天没有下雨,反倒是闷热的难受。夏天也被回忆熏红了鼻头吧。


评论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