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念旧

四维说,念旧的人活得很累。

所以呢,所以他们都很脆弱,容易变老。

叶芝的诗里这样写道:“当你年老岁月将近白发苍苍,困倦的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沉思漫想,陷入往事的回忆,你一度当年的柔情与美彩缤纷,多少人爱你昙花一现的身影,爱你的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只有一人爱你如朝拜的神圣,爱你不因岁月无情至始所终。”纵使人会老,但最诚挚的爱不会老去。我时常在想,如果变老,我们是不是还会有当初那最美的年华的美好。是不是,还能坦然的微笑。

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生命中,总有些人,安然而来,静静守候,不离不弃;也有些人,浓烈如酒,疯狂似醉,却是醒来无处觅,来去都如风,梦过无痕。红尘芸芸,总会有人愿意,为我们卑微到尘埃里,那是我们一生的眷属。

张小娴说:“当我老了,有一天,在我要回去的那个地方,那个连鸟儿都抵达不了的彼岸,我会想念我写过的那些书,想念那些陪伴过我的文字,想念那些我被想念着也想念着我的人。当一切都结束,在远方不再有想念,我是那样想念曾经那么想念一个人的甜蜜和苦涩、辛酸与孤独。

虽然那时候不知道那样的想念有没有归途,能够想念一个人,也被人想念,生命的这张地图终究是漂亮的。”当我老了,是不是也能如此,想念,不因时间而老去。那些陪伴着一起走过雨季,走过年华的人,最后难免曲终人散,那些说好了要一辈子不分开的人,往往已各安天涯。

当我们老了,又能怎样?是不是,还寻得回那时的美好?流光千转百折后,漂亮的生命里,是否还会有淡淡的幸福味道?天堂,予我一抹微笑,于是我还一世欢颜。绚烂的青春,与文字对韵,浅唱暖歌,然后吹散在铺天盖地的风里,记取一朵花的清香。窗外,一大片阳光透明绽放,暖暖的,从蓝色的窗帘中透进来。

风轻柔的吹过脸颊,散落一地的时候清丽,透着淡淡的安静。静静的倚靠着窗轩,望着天边飘浮的柔软白云,天空依旧是打磨过的透蓝,生活依旧美好如初。

这样的时光里,心里是分外的幸福,能够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能够欣赏这清爽的景致,能够写下属于自己的文字,真好。眼眸里的晶莹,眼泪也如这般透澈,喧嚣世界,这时却如此安静,一直想做个安静的少年,在最深的红尘里守着某些东西,守住最初的萌动和欣喜

我知道,时光会记得,那些始终如一,那些年华的静好,某些东西,深藏在心中,永远不会老去。

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不死,不老。旧人,总像空气,充斥着整个生活和无助的眼神。静静的呆在心里,不曾老去。老去的只是心境。


评论
热度(7)
  1. 紫色的安静Mr.Right 转载了此文字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