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人性可以很懦弱,人性也可以很坚强【舍不得的悬疑日剧】

1.limit(界限)

看故事简介既像《大逃杀》展现人性本质也有如《听说桐岛要退部》对校园金字塔的描写,只不过微缩到只有几个小演员主导的规模。其实剧情开篇很棒,可以清晰看见从家庭背景、外貌、谈资决定了校园阶层的金字塔模型,所以班内其貌不扬、性格孤僻、不善沟通的盛重亚莉纱成了顶端阶层集体欺凌的对象。某天,就在整个班级远行交流营时不幸发生所乘大巴坠崖的致命事故,只剩下包括盛重在内的几个幸存者,然而她们不是第一时间团结求生,却在食物紧缺的荒山野岭玩起革命,当盛重手中拿起了象征统治权力的镰刀开始颠覆金字塔秩序,故事就这样华丽的展开了…… 

人性的懦弱,丑陋,善良都可以在这群高中生中看出。平时被欺负的镰刀女为什么在发生事故后变了个性格,因为平时她觉得这个社会是及其的不公平,但事故发生后,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点上,加上平时一直被欺压,家庭里,学校里,双重打击让心里的憎恨,复仇在看到那把镰刀时全部释放出来。 

镰刀女最后在获救时第一句话说的是:你找到我朋友了吗?很讽刺吧,当初的敌人变成了朋友,当初的朋友却在事故发生后变成了敌人。

人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经历过磨难后人也就更懂得了珍惜。她们的祸也给了她们福。

一部剧,把人内心积累不发的恐惧,妒忌,自卑,独裁,自私,懦弱,不负责任,压抑的愤怒……心中的魔鬼全部扯出来。成人社会的心胸狭隘,已经不知不觉从生活的细节中渗透到,他们的想你在身上,难道我们不知羞愧?! 因为社会制度的缺陷,人际关系的紧张,社会发展得太快,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一件事的更多可能性……难道还要为了生存,就必须放弃掉所有,本来纯朴但实在的价值吗? 为了可以坦然相对。 我们继续战斗着。


2.血色星期一

恐怖分子在一间教堂里散播病毒,导致俄罗斯东部一座城市完全消失。同样的噩运即将降临日本,日本警视厅严阵以待,并请18岁的天才黑客高木藤丸(三浦春马 Haruma Miura 饰)协助参与其中。藤丸的父亲也是警察,原本负责这起案件,后因卷入误杀事件而被通缉。恐怖组织的折原麻弥(吉濑美智子 Michiko Kichise 饰)以生物老师的身份进入到藤丸所在的高中,并监视着藤丸。为了保护妹妹小遥生命安全,藤丸不得已答应了恐怖组织的要求盗取发电厂管理员密码给对方。在百货公司里,致命的bloody—x病毒怀疑被小丑散播,警视厅出动所有人力,为求保住东京市,差点让所有人命丧当地。幸好藤丸及时发现病毒是假的,虚惊一场。但当所有人都暂时放下心来时,恐怖组织已经开始踏出真正的第一步。 
  Bloody Monday,是所有死去的人最后说出的话,也是最大的秘密与阴谋。

 【沒有存在感與歸屬感的J】 
   
   在BM裡面,成宮飾演的是一個瘋狂中帶著一點脆弱和孤獨的恐怖分子頭目,J。其實J是BM裡面所有人物中最沒有存在感的一位。他以數學家神崎潤的身份出現,直到正式公布自己恐怖分子身份的時候也是沒有自我報上名來,只是說了一個毫無意義卻令人著迷的英文字母排名為十的J。因為那種非存在感,更加讓這個J神秘了三分。雖然後來劇中還安排了一個妹妹K,但是妹妹是有真名字的,安斎真子。而J不一樣,至始至終我們知道的只是那個不屬於他的名字,神崎潤和那個至始至終是個迷的J。當高木回憶起J的樣子的時候,說到他是很快樂的一個人,一直保持著微笑。成宮寬貴自身的笑容就有萬分的魅力,而當又給他賦予J這樣特殊的身份時候,那種微笑在邪氣的地方又帶著一絲絲孤獨可憐的天真。一出生就和九條音彌不一樣,或多或少他是渴望像音彌一樣的,可是,一出生就把這一切奪走了,真的很不公平,就像一個多餘的人一樣,給人沒有存在感,對自己來說也是沒有歸屬感。就好像他自己所說的:“我無處可在,但也無處不在,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不真實存在的人。” 
   
  【瘋狂的神和脆弱的人】 
   
  J露著邪邪的笑容在計算著他的方程式,但最後他的方程式被K所攪亂,直至MAYA污蔑他殺死教主的那刻,他露著些許悲傷的笑容對大家說,信不信是大家的自由,但是眼裡表達的感情卻是對他的上揚的嘴角的否定。J爲了自己的尊嚴,不在錯誤的方程式上畫上等號,於是去找了高木幫忙。與其說是請他幫忙,倒不如說他已經走投無路,是在求高木幫忙了。高木不相信他,以為又是他的某些詭計,但事實上,如此境地的J又有什麽理由去使用詭計呢?創造神,毀滅神。那一刻,J真的不是神了。只是一個遭受了背叛不得不請求敵人幫忙的脆弱的人。 
   
   J說:“人類越愛越脆弱。”每次看到高木這么保護小遙妹妹,J心裡應該也是不太舒服的。J對K的感情并沒有像高木那樣子放在明處,但他也真的是爲了K而牽就著一切,直到J發現了K對他的背叛,那一刻,或許他真的覺得自己輸了,因為他沒有了保護的東西。至始至終他沒有成為神,在他瘋狂的外表下是一個徹徹底底脆弱至極的人。所以他才會說出:“人類有了想保護的東西就會變得脆弱,但如果沒有要保護的東西,就算再怎么強大,也沒有辦法勝利,沒有辦法拯救世界。”而那個他口中所說的想要保護的東西和他的身份J一樣,是個迷了。或許我們隱約可以感覺到,那個東西是他存在在恐怖組織里的意義(這個意義他和藍鳥討論過,只是沒說明白)。 
   
   其實,我想J應該是個溫柔的人。首次出場打翻了朝田的飲料,大方地請客,給朝田算數學,博得了朝田的好感。和小遙的初次見面就可以把小遙逗得很開心,并沒有給小遙注射病毒,只是在高木的脅迫下故意說出了給小遙注射病毒的事情,當他看到高木急匆匆的奔走,他在一旁呆呆地佇立了一會,一個詞彙蹦了出來,叫做奮不顧身。也許想想自己,對K何嘗不是這樣的。也許想笑 ,想笑自己也只不過是個和高木一樣脆弱的人而已。 
   
   瘋狂和脆弱是聯繫在一起的,讓那份非存在更加表現得不安。《Bloody Monday》裡面更想讓人稱贊的是成宮的演技,和三浦弟弟對戲的時候就該有發現,誰比較老道,當然三浦還很年輕嘛。成宮寬貴一面單純一面邪惡的氣質用來演繹這個J真的很完美。雖然是配角,但是真的很搶鏡頭。成宮自己的家庭也比較破碎,父母離婚和母親早亡,家裡只有外婆和弟弟。被欺辱的活得沒有自我的童年,也許這些也讓他曾經沒有過存在感和歸屬感,所以把J這個人物性格裡深刻的東西更好地演繹出來。 
   
  




评论
热度(4)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