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倘若只是擦肩而过

关于《雨巷》关于苍乱的脚步。

青石板铺成小巷,蒙蒙细雨轻叩着油纸伞的骨骼,我想倘若有个丁香般清雅的姑娘飘过,像梦般朦胧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她像是夏天的风,终是带着温热的余气不紧不慢地拂过我的脸颊,轻快地不着痕迹。门口的猫慵懒地我在门檐下,偶尔抬头看看行色匆匆的路人,然后眯着眼独自神伤。觉得猫应该是上辈子看破红尘的仙人转世,它们总是那么的冷静,甚至于冷漠对任何风景的表情。她突然出现,踩着江南风情小碎步,淡紫色的旗袍衬得红润的肌肤吹弹可破,那定是位家里供着丁香的大家闺秀,发梢都带着淡淡的花香。第一次深切的嗅到青春活力的味道,没想到竟是那般的甜蜜。可她却去的那样快,像早凋的花,刹那间同我擦肩而过,消失在破败的篱墙拐角。她没有回头,同我一样,却都静默的彳亍前行。我们也许只是擦肩而过,尽管走过同样的路,打着同样的伞。不过这样足够了,作为梦存在着的她凄婉迷茫抑或太息般的眼光都在,但像她一样,朦胧着飘忽在记忆的汹涌。

评论
热度(3)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