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雨飞教师节

终于回家,把许久之前的日记搬上来。


时九月十日,天微凉。寥廓的苍穹中青云飘过,还没来得及温存,就落入凡间。偶尔有鸿雁低鸣着飞过,并非排成“人字形”的群雁,只是零落的几只。

向来以热闹和庆祝的教师节,也被近日或稀疏或突兀瓢泼的秋雨打湿了热情。天依旧有些闷热,散着些夏的余温。狂躁了一夏的知了终于觉得疲惫不再咏叹,我也好不容易偷得耳根的清爽。却不了又被蚊子叮得浑身不爽。无奈,于是被折磨的苦痛的睡意只得在眼皮子底下淡了又浓了,浑噩的睡去罢。

与以往不同的,今年的教师节并非全员出动。不仅由于天气不爽,而且学校硬件不够成熟。大部分同学还是慵懒的我在教室里“偷得半日闲”,倚着发冷的墙,用手撑住沉痛的头颅。我看见什么,记住什么,又忘了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正如朦胧于雨丝中的城池,也只有在其渲染下才有如此奉化。觉得凡事无须清楚,能感觉到它就好,这样才不会抹去对它的所有的美丽的“幻想”呢。

大概我们会喊一天的“老师,节日快乐!”,而老师也会听一天的“老师,节日快乐!”说实话我会有些厌烦甚至是抬眼这种略有虚伪的说辞。我认为的深情并非言语的如蜜,而是深沉的追随。

希望往后风雨兼程我依旧追随吧。

评论
热度(4)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