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用一座坟垒筑起苦痛——读《妞妞》有感


他是一个哲学家,更是一个父亲,一个爱他的孩子胜过一切哲学的父亲。

甚至只要他的孩子活着,随便什么哲学死去都好。

                                                     ——前言

怀着虔诚的心,却是草草翻阅——有时候,我发现我不忍心甚至是不敢去读此书。所以,我没有像以前那样逐字逐句细细研磨,更没有做摘抄,写某一句话的评论。我实在下不了笔。但是,我想,当我经历更多,心性更加坚韧,我是可以琢磨到底,因为生活就是这书中所言。过日子本身就是在读此书。然而,我又有些怕,我怕生活的纷乱会使我没有多余的灵性去“活”,我怕到时候我就只会“生”了。

我不知道他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把这些刺心的痛从记忆中掏出来,记下来,并且是那么细腻小鱼小鸟都有眼睛妞妞却没有。这个可怜的孩子生来就那么热切而执拗的追逐着光明,当她看见一团橘黄色的灯光时她会笑很久;妞妞唯一一个生日,妈妈对客人说你们看妞妞眼睛象不象波斯猫,爸爸告诉她波斯猫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猫;妞妞一遍遍的哭诉:“磕着了,磕着了……”她不明白世界为什么老是磕着她;在妞妞即将离开世界的那些夜里,她躺在爸爸身边轻声唤着“爸爸”,爸爸也轻声应答,宛若耳语和游丝,在苍茫人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生离死别更让人黯然消魂的啊。

妞妞离开后,他说:“你在时,我抱你不够,因而觉得时间太少,你走了,我的怀里空了,突然发现时间毫无用处,我不知道拿那么多时间做什么,也许时间只有一个用处,它会帮助我——是帮助我一天天向你走近。”别人都说妞妞解脱了,我觉得这很荒谬,凭什么别的孩子可以在阳光下追逐,而妞妞却必须解脱呢?

大多数人只是去逃避苦难求得解脱,而他却是试图去思考苦难以求得解脱。遇到苦难,我们大抵都会难过、伤痛,而后情感强烈至流泪。过后呢,也许偶尔回忆起触动伤感,也许就麻木了。国平先生给我的感受不是这样。他也有伤与痛,也有“殇”的回忆,可是,他很想以哲人的眼光去看清这“殇”的本质,去试图在生命在人性上顺求自然,一方面又做不到或者说他根本又有些故意执着于人的本能情感。矛盾中他产生出一种悲剧的对比美,更深刻也更现实地刻画出人们未曾意识到却实实在在藏于心底的情感。

他说,这本书对读者来说是本书,对他自己来说却是个坟。其实,这本书对每个还有思想还能直视苦难的人何尝不是坟呢?芸芸众生,那些苦难的记忆都是交由时间处理,让时间剥落一层又一层。而这类人,把苦难的记忆交由自己的灵魂处理,每天抽出来看看。从灵魂里进进出出,多么残酷,能不是坟么?那坟,埋藏了许多,隔绝了许多,却也很许多东西相通……坟里有的,坟外没有,也许有但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

我自己这样写过,时间是个很残酷但又很温馨的名词,它让我们情感淡化的同时也抚平了伤口。换个词语顺序吧,时间是个很温馨但又很残酷的名词,它抚平我们伤口的同时也让我们情感淡化。读罢全书,我突然不想让殇之记忆流逝,我宁愿给自己建个坟,每天看,每天痛。也许我们每天都会快乐,但是这个人能给我的快乐没有了!我不能自己残忍地为了消灭痛苦就故意忘了他给我的快乐!他对我是独一无二的的,即使有替代的身份,能有替代的灵魂吗?

然而,我终究是个浅薄的人,能给予我快乐的人有很多身份,我很快就会被其他的身份给麻痹,进而忘记。据说,人的大脑基因有趋利避害之效,能分泌某些酶去消释让人难过的画面,借此让人保持快乐的状态。一直觉得大脑真好,直到此时,我发现,或许这就是人麻木的先天性因素,这种快乐何尝不就是麻木呢?

我祈祷,来生让我做一条鱼,这样干脆就让我不会记起,那样就不会残忍地经历从想起到忘记了。人的生命中,我曾经以为最大的痛莫过于各种灾难导致人性的割裂,而现在我想说,最大的痛莫过于人性割裂后渐渐没有了痛!因为那是对生命的忽视啊!虽然可能是不存在的生命。

 

 


评论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