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我为落红狂


 近了,更近了,是了,就是了。
    当梦想的脚步踏过一滴滴澄莹的珍珠,涉过一缕缕清冽的溪泉,掠过一层层沉重的帷幔,浅浅地浮现在铅灰色的天地之间,我们癫狂了,舞动着身姿飞离枝桠的束缚,翻卷着,翩跹着,随风而逝……
    最爱落红,因为最是落红。
    昔日独立于高高的枝头,寂寞而幽怨,冷眼旁观着这世间所有一切的污秽和血腥,看不得却也做不得什么,只能默默地站在这尘世之外,隐忍着心中的愤慨和痛惜,吸取着日月如织般的年华,攫取着这一片小天地里蔓延着的无尽精髓,只为有一天,可以做一片真正意义上的美丽,一片落红般喷薄的美丽,来抚慰这世间纷繁。
    直到那一天,最后一抹夕阳被夜色吞噬,墨一般的风飞过,答应以我们最宝贵的事物为代价施舍一剪落红。应了,真诚地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短暂的青春和永恒的美丽。刹那间,落雨纷飞,是我和同伴们飘零的身影。月,出来了,那样凄凉又痛惜地望着我们。
    我无悔,只为追求我想要追求的。就像倔强的蔷薇爱上了夏日,甘愿开殿春风,只为能在初夏飞入夏日炙热的怀抱中安眠;正如寂寞的芙蕖爱上了秋水,甘愿承受赫赫炎炎,只为能在孟秋飘入秋水流转的眼波中长醉;犹似骄傲的白菊爱上了飞雪,甘愿隐忍秋风萧索的悲鸣,只为能在玄英之始与漫天飞雪共舞和鸣;还有那展翅欲飞的天堂鸟,默然地挺立在寒冬的风刀霜剑之中,只为能在早春坠入春雨细滑的柔情之中融化。这一生有梦,又能摒弃一切为梦去追,我无悔,我们无怨无悔。
    旭日东升,层层叠叠的花幕之后,隐隐地,流动着几片骄傲又绚丽的璀璨。“20世纪出生的天才作家里,女的只有一个,张爱玲;男的就是我,子尤。”这是飘零的青春的叛逆,也是对眼中时代的不屑与怒斥!于是,风儿载着他回家去了,回到那天边涯际的、那片云上去了。“让我爸妈生活得更好一点。”旋风一般的身影划破了周遭犀利的蔑视,飞舞着,奔腾着,勾勒出一根铮铮花骨;而那轻风一样的感言,又柔柔地幻化作一袭似水花身。这一层花幕,纷繁而靡丽,辨不清的绚烂,看不尽的妖冶,只觉得满目满目的奇迹,满目满目的不可思议。
    他们道我们自私轻狂,化作这一树落红迷乱了世界的双眸,却不知我们对这世界爱得无私,又无私得自私。即使这世界诽我们,谤我们,欺我们,罔我们,伤我们,害我们,戏我们,抑我们,我们依旧愿意选择牺牲一切去靠近它,贴近它,即使失去了最宝贵的,即使粉骨碎身。可是我们又好傻,以了一种子休般若即若离的爱的方式,竟被这世人称作“自私轻狂”。正是因为爱,我们化作了这一树落红而不是万千藤蔓;正是因为爱,我们从不曾把这世界束缚在自己的思想中,强制地去改变,而是选择泛若不系之舟,爱的无欲、无为、无求,却又爱得无力……
    向这漆黑的土地慢慢地靠近,心中的愤怒和悲戚仿若漫天飞霜一般冰冷而犀利地划过胸口。褪去了青涩的外衣,倒也能折一枝青梨,拈一指轻风,品一觞清酒,静坐幽篁,口中喃吟:
                              道是梨花不胜纤,道是月华更延绵。
                              未若柳絮因风起,更似玉蝶舞翩跹。
                              纷纷扬扬下九天,欲笼苍生暖人间。
                              仰首甫接竟湿寒,垂眸复追暗泥潭。
来默默感慨这世间凡俗的昏聩和无力。近了,更近了,心中的悲愤已被另一种恐惧和紧张取代,如同妖化的花蔓一样恣意疯狂地生长:雨落无痕,花落多少,风吹无声,皓月飘摇,漫漫往事何时却了;雪过无语,叶落萧萧,云飘无言,星汉寂寥,百感相交任去缥缈。
    这一树绚烂的落红让我们成为这世间的峰巅,而我们也心悦诚服地为这一树落红疯癫——
    我为落红狂,疯癫地痴狂……


评论
热度(1)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