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秋日随想


秋,有点厚重,承载着季节轮回的祈望;秋,有点落寞,消磨着繁盛与绚丽的羽翼;秋,还有点孤傲,闭塞起心底所有的梦想。你看那落叶翻飞的姿势,你看那秋水漾起的涟漪,你听那雨打窗棂的旋律,无一不让人感动和叹惋。秋,是一首诗,灵动而又富含哲理,含蓄而又旷放自如,简约而又大气凝重。秋,是一幅画,写意而不失于婉约柔和,细腻而不失于琐碎肤浅,淡逸而不失于苍白单调。秋,是一盏香茗,需要用心去细细地品味,需要一颗清雅出尘的心去解读,沉溺于尘世芜杂的人是不能真正的走近她的,失意悲愤的人是不能客观公允的体悟她的,狂傲自喜的人是不能潜下身去亲近她的。

 

捡拾起一枚凋零在晚风里的落叶,久久地凝视着,心底却慢慢地升腾起一层敬意,这是一种对于生命的敬畏和仰慕。一片树叶,从发芽到繁盛,再到生命的尽头,由浅绿到翠绿再到暗黄,其间经历过多少的风风雨雨,迎来送往了多少个日出月落,又栖息过多少的雀鸟虫蝉,多么繁杂起伏的一生呵。如果树叶有知,她的心里应该承受了多少的苦难和祈望,终于,她顽强而坚定地走完了这短暂却不平凡的生命历程。此刻,她们的心里是失落,是满足,还是感慨?我想,她是满足的,干枯的是身体,而笑容是隐藏在凸显的脉络里的,她是永远不会张扬的,直到生命的最后,还要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多么高昂的一种品质啊。

 

秋,是浅坐在芦花上的一缕飞絮,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那个从《诗经》里走出的美丽女子,步履轻飘若梦,笑靥娇俏如花,曾倾倒了多少的文人墨客,妆点了多少的午夜梦回?如今,她又踩着盈盈秋水,浅笑着,从芦花深处走来,款款如蝶。秋,就是属于这样婉约雅致的女子的,淡雅馨香,不染俗尘,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与淡逸素雅的芦花相互辉映。

 

秋,是飘飞在衣袂裙角上的一瓣馨香,轻解罗裳,独上兰舟,那个月满西楼的夜晚,有位佳人,凝眉望断天涯路。花自飘零水自流,唯有相思情难解,她的深情顾盼,她的痴缠入骨,曾感动了多少的痴情女子,成为宋词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秋,是斜阳夕照里的一点凝烟。秋日的夕阳,是绚丽的,是壮美的,镀金的山林是一幅最美的油画,那是一种生命成熟厚重的美,是一种历经岁月沧桑后沉淀出来的恬静与深邃。而当夕阳慢慢收尽最后一丝光华,沉沉隐落,紫陌林间,一缕缕轻飘的雾霭缓缓升腾起来的时候,万物则开始呈现出一种不同于白日的美,凝重内敛,朦胧幽寂。这时候的秋,是一位优雅睿智的妇人,没有华丽多彩的坠饰,没有了青春涌动的活力四射,但举手投足间却流露出一种韵致天成的美。这时候的秋,是一部《诗经》,素雅古拙却韵味悠长,是心灵之音最原始的吟唱,是生命之光最真实的感动。

 

秋,总是最容易唤起人类心灵最深处的渴望,思亲,怀乡,伤感,多愁。古藤老树昏鸦,是秋最苍凉落寞的景象组合,骑着瘦马,独自行走在西风残照里,怎能不令漂泊在外的游子断肠生叹?秋风萧萧,秋雨绵绵,秋桐垂露,黄花成冢,都在轻轻拨弄着多愁善感的人们的心弦,发出一声声清绝凄楚的心音。文人雅士多悲秋,从宋玉的《九辩》就开启了悲秋的先声,“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再到杜甫的《登高》,成为千古传诵的悲秋佳作。闺中女子多叹惋,李白的“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写尽闺中女子盼归望归愁滋味。

 

提起秋,人们总会想起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凄凉,秋霜白露衰草连天的冷寂与败落,但刘禹锡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却发出一反常态的穹音。秋是万物从繁盛走向衰败的开始,但表面的衰败遮掩不了内里的秋实丰足,或者说,叶落花飞是果实走向成熟的必备,她们用自己的一生储备养料,供给和孕育了果实,是生命成熟的必然。

 

而我们,也终有一日会走向生命之秋,但愿到那时,我们也能拥有“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激昂与奋进,今天多努力,明朝才不会太过苍白,我们的生命之秋才会韵味流长。


评论
热度(1)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