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秋枝上的最后一片树叶

我曾经为雨打绿叶而难以入眠,醒来后方知那是多愁善感:清晨,雨后乍晴,新日的阳光在缀满粒粒珍珠的叶片上闪闪发光,片片树叶像一个个刚刚沐浴完的少妇似的,身轻神爽,这下我才放下了思想。

  
   我也曾为秋风里的一片落叶而伤感过,我更为仍摇曳在枝头的那片叶子而赞叹过。赞它笑迎凉风听吟唱,叹它面对露寒更坚韧:深夜时分,风沙沙地作响,我知道那是这片叶奏出的韵律。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一只矫健的蝶在翩翩独舞,身姿婀娜,神情悠然,宛如一位深邃的音乐大师在舞台上忘情地表演,虽然少了些绿意的燃烧,却仍不失先前的浪漫。
  
   我曾读过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小女孩患了重病,她看着窗外日见稀疏的叶子,心中不由地泛起阵阵的悲凉,她更加关注着它们,好像这些叶片与她的生命悠关。她的心随这些有气无力的叶片晃动着。不几日只剩下三四片了,又不几日就只剩下最后这一片了。她向前来看望她的朋友伤感地说:“这最后一片叶子落地的时候,我便去了。”朋友听了很难过,不几天那个小姑娘就去世了。可那片叶子还挂在那里,仍痴情地寄托着小姑娘生命的希望。
  
   我想,年幼的小姑娘在自己生命垂危的时候对落叶都如此的伤感,年老的人会不会也是这样?
  
   这使我想起了诗人西川在《一个人老了》的诗中的几句诗:“一个人老了,徘徊于昔日的大街。偶尔停步便有落叶飘来,要将你遮盖。”这落叶给过往老人留下的悲凉,恐怕到不了那个年龄,是难以理解诗中的感伤的。
  
   就是这片叶子,它在早先的日子里,就蕴藉着志向:那还是春刚刚驻居枝头的时候,它就迅速的崭露头角,在温暖的阳光里泛金浮绿;还没等到夏日的来临,它就开始召集自己的伙伴编织清荫、丰盈枝头;秋风乍起的时候,它仍不顾秋蝉的劝告,继续默默的储存阳光、储存水分、储存着能量。又是一阵秋风起,凉意浓浓,那啾啾的蝉鸣变成了凄切的哀吟,那树根底下窃窃私语的虫声此时也销声已尽,就连深藏在墙角的蟋蟀也变了曲调,弹出的是悲凉的哀音。而这片叶子却毅然驻居枝头,尽管无情的风愈吹愈寒,落叶成阵,但它依然坚强地摇曳在那里,没有一点凋零的迹象。严冬到来了,它也没有怎么的理喻,虽然这时它已经苍然已尽,身躯已枯。但它的灵魂依在:它笑迎着冰霜,面对着飞雪,等闲着时光。踏雪晨练的老人,偶尔停步,总愿在那里伫立凝视,从而由心底泛出几分生机,驱赶着生命枯萎的悲凉。
  
   一天,那挂在枯枝上的这最后一片叶子突然落下了,而且是无风自落的,又是那样的坦然、心安。我驻居良久观看倪端:原来新叶已经萌芽,而且生机一片。此刻我恍然大悟:原来那枯叶的努力全为这一天。
  

 

 

 

 


评论(1)
热度(15)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