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寻找自我—关于<我存在的时间>

      看到海报上三浦春马那张垂着泪却依旧棱角分明的脸,灰色的标题,灰色的背景,灰色的T恤,灰色的眼神,图中的各个元素都暗示了故事的基调与结局,也同样暗示了观者在观剧后的心情。一段悲伤的岁月就摆在我们面前,每个人都要选择是否要触碰它。悲剧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摧毁,然后捡拾碎片后再摆出漂亮的形状给观者,它带着令人恐惧又怜悯的面容微笑招手。 
   
  当我们观看悲剧,历经一场忧愁心痛的时光,引起情绪上的大幅度波动甚至是入戏过深的哭泣,这是我们在选择观看时就预料到的。剧集中三浦春马的日常生活和就医情景反复穿插,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们这个笑容温暖的青年正在走向生命的尽头。这其实是导演对于观者的一种残忍,他大可拍成一个深藏自己病情却顽强生活的青年,拍摄几集唯美阳光的爱情戏之后,主人公戛然离世,虽然俗气,但大家不都是这么拍的么,只要画面够好看观众也不好说什么了。这其实也是导演的高明之处,增加主人公走向死亡所带给观者的紧迫感,不许遗忘他是个绝症病患,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幸福和希望都会转瞬即逝,这样做的效果会让观者在观看剧集时的痛苦与恐惧加倍。 
   
  恐惧死亡,贪恋人生,这本不该是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青年应该有的人生观,这个时期的男女个个野心勃勃,享受着社会带给自我的一切刺激,他们不惧怕死亡,他们惧怕衰老,怕岁月折损了自己的容颜,怕岁月磨平了自己鲜明的棱角。而剧中的主人公,他却对衰老有着极度的渴望,因为早逝对他来说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衰老也同样是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梦。当公园中所有的年轻情侣都在攀比那一对最甜蜜恩爱耀眼夺目时,我们的主人公却用羡慕的目光看向一直坐在长椅上的年迈夫妇。 
   
  剧集逐步接近尾声,主人公的生命也迫近终结。他拼命想抓住身边那些人和情感,即使他知道这一切他都带不走,他还是在用逐渐麻痹的双腿大步前进,用不听使唤的双臂紧紧抱住他爱的人。就算生命进入倒计时,也要成长。从三浦春马的眼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认真坚定的成分越来越重,他不再用轻浮的方式掩藏自己的不幸与真心。一如剧中插曲使用柚子乐队的《喜悦的歌曲》一般,忧伤和喜悦参半,不再踌躇顾盼,就这样用真心的话语,赌上这即将消失的泪水,能走到终点就好。 
   
  当我们观赏发生在这个青年身上的悲剧时,我们会想些什么呢?是认真的面对自己?是勇敢面对他人?还是关爱健康早发现早治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甚至这个答案早在见到海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埋下。

       人的生命是靠欲望来延续的,对于权柄的欲望,对于金钱的欲望,对于荣誉的欲望,对于爱情的欲望,即使是临死的人在他的身上我们也能看到他对爱的渴望,甚至他对生命本身以及延续生命创造更多满足欲望的可能性的欲望,都是我看到了生活中那些最容易被我们忽略的欲望,这也是生命对于我们的要求。 


评论(2)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