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蓦然回首,人去楼空

星空四下,满是寂寞。没有两两相依的明星闪烁,也无圆润的月亮投下柔和暧昧的光晕。我也难料韩会如此。罢了。都是自己做出来的。

实情并没有告诉韩。一是怕伤了他纯洁的少男心,二是他不会理解和懂得。我的矛盾从一出生便随着,做每件事都随着我。明明痛的彻心至骨,却仍然在水底游走;明明十分不舍,却一句挽留也没有;明明对他愧疚,却故意不予理睬。而现在,明明很喜欢,却又不想太亲近。

深夜聊天时我告诉艺说,也许我只希望有个志同道合能并肩打拼三年的知己,而非时刻伴在左右的心上人;也许我只是想要被爱,一如《蔷薇岛屿》中的安妮宝贝。

第一次见到小白的时候,是在高一初的运动会上。那是骂我看的是《我与地坛》,而他则在我旁边的位置上静读着我不知道是什么的电子书,阳光轻柔地散在他的脸上,没有像偶像剧那样俗套的认为他有多么的帅气或者阳光,只是感到熟悉(后来,有朋友说,那就好像是白纸黑字的爱情),景观我多么努力的想他到底像谁,我也无法得知。而后来,宇哥说那是一见倾心的喜欢。可是到现在,提到他,我也不会心跳加速或者脸红。这应该不是喜欢吧。(只是对知己的探求而已。)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运动会期间他的演讲。我还记得,那次他讲的是心理学和人生价值的关系,而我推荐了周国平先生的《妞妞》。他在演讲中询问在做的是否有看心理学相关书籍的人,令我惊讶的是,偌大的礼堂中只有我一个人孤单竖起的右手。四目相对,尴尬的笑笑,没想到还有人同我有这般的爱好。若非要说喜欢的话,那么我想,我喜欢的是他看书时的认真抽离,还有演讲时的条理清楚。他身上的那种平淡让我想到记忆深处的某个人,可我终究是没有想起。

之后的相处对话,不过限于英语角礼貌性的问候而已。习惯性在低头记笔记时张望,偶一瞥见他的细谨。可我发现距离太远了,他的梦想大的我从未想过。衍说他的理想是造福人类,衍说这话时极为轻松,嘴角轻扬起一个难以捉摸的角度。我也只想在繁华红尘中,追逐到看起来愚不可及的理想,而后与某一个人白首不相离。比其他,我的理想太小太低,渺不可及,追不到的。我觉得,永远也追不到。心态大的人跟我不大同道,难以相伴。

至于“妩媚”,便是过,没有错。起初一切都好,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关系开始恶化,水火不容。老死不相往来,是我初中毕业前那一刻认为的。他要去新加坡,没有告诉我,我只是道听途説而已。毕竟以我们的关系,他又为什么要告诉那么讨人厌的我。知道会分离,有点难过。掩着,不着边际的。毕业典礼后,他找我要号码和企鹅,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他笑笑没有说话,我也难得温柔的看着他,轻轻点头,表示明白理解,帅气挥笔,署名:苏。只留下略带刚硬的“苏”,就像我素日的“强势”,希望他记忆中的我一直那么坚强,不服管教,始终刻在脑海里。

高中后开始恢复联系,但也是断断续续的。难得的关心和问候让我慌张,我怕我们越来越远。我么终有一天会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在不同的位置来生活,在不同的高度见不同的人。或许不懂啊一年,他会忘记我,以及我们的一中。

在深夜冒险岛我们,不知所措。蓦然回首,人去楼空。如何才好,深夜无眠的夜,一个人静静回忆,而已。

评论
热度(7)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