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不安之述

读了龙应台的《目送》,觉得不安。没错,是种对于死亡,寂寞,分别的不安。

“我坐在风景中心,四周却是一片死寂。这时,寂寞的感觉,像沙尘暴的漫天黑尘,以鬼魅的流动速度,细微地渗透包围过来。”她的文字清新的咄咄逼人,让我想起《我存在的时间》中的拓人。患上了ALS的他终于是只能够坐在轮椅上,四肢无力不能动弹,甚至面部肌肉都有些萎缩,唯一的享受便是被阳光保卫,静看着枝头的树叶变黄,鸟儿飞去。而我呢,正坐在风景中心,四周嘈杂的闹人,可我什么都听不到。已放空。在他们热流的对话中,我插不进去,他们的世界是三维的,而我已飞到思维空间去观看那一场场独角戏。然后开始寂寞,寂寞于没有人懂得我的寂寞。

其实,我们都明白的。谁也不可能完全懂得谁的寂寞,尽管我们在同一时刻巧妙地都寂寞了。而龙应台却说:“有一种寂寞,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一条知心的狗,或许就可以消减。有一种寂寞,茫茫天地之间”余舟一芥“的无边无际无着落,人只能各自孤独面对,素颜修行。”我既没有个可谈的人,也没有条知心的狗,所以不能消减;我不仅在茫茫人海中无边无际无着落,而且就算孤独夜美人面对面与我素颜修行,所以也只能徒增伤感。霖,雨后初晴;霁,雪后初晴。虽都是明媚,而他们却那么寂寞。那是种我看不到只能听到和感受着。可惜,无法彼此相拥取暖。而我,至始至终,都会想现在这样看着你么寂寞,看着你们寂寞。

我觉得和你们这样就好了,之欢喜这种看似平淡却无人代替的关系。一如李叔同所说:“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算不上君子,却也真的淡如水。与霖,形如知己,无言无语,眼神足矣,他会懂的的我也会懂得,而彼此的悲伤和无奈只能彼此秒懂,互相安慰却更觉寂寞;与霁,我小心翼翼地护着他的叛逆,只为他能拥有整个应有的世界,而非我这样的压抑和纠缠。

罢了。不安而已。

评论
热度(3)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