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空心人

灵感来自于艾略特的《空心人》。仅为噩梦后的胡思乱想,我以为我是另一个人,而这世界也变得更加吓人。像是野兽,张开满是獠牙的嘴,把我吞噬,鲜血随即喷涌而出。不断绝。



我以为我是没有心的。

于是我不哭不笑,没有情绪波动。像个呆子。

我坚信自己不是书呆子。

因为除了看书学习,我还会写文章,绘画,听歌,弹琴。

可是,我没有心。


                                              我是谁                                                          

一个人的时候,最常的便是发呆。

或是未来,或是过去,或者什么都不想,只是呆坐着不说话。眼神不闪烁,只是飞过一座座山一幢幢楼一群群人。

我是谁。

我常以这来结束这场行走。思想的行走。

“我是谁。”是哲人最爱的话题。也正是我的后怕。

孟子梦蝶忘了自己是人还是碟。面对镜子,泪滴莫名滚出,98℃的眼泪烧伤我的皮肤。木讷的拭去,我到底是谁。

游泳的时候,尽管有泳镜,还是会闭上双眼。我想要忘掉所有,前世的,今生的,未来的。一并丢掉罢。可是当我湿淋淋的从池中起出,一股气息冲上头脑,像强把所有都塞进我的脑里,难过,肿的要爆炸。

“他们感觉你是谁,而你是一个陌生人。”也许我从未在过。只是一种幻境。自以为是的认定自己是谁便是谁。

我谁也不是。

只是个过客而已。


                                                    无心                                                         

有人说,无心的人不会心痛。多好啊!

可我,我!被无心这身体纠缠地疲惫。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没有心,不会痛,也不会难过,可是,我还是会泪流,以莫名的方式,突如其来,让我措手不防。

她说我无法体会她的心情。

是啊,没有心的人怎么去体会呢。所有的,或喜或怒或哀或乐,不过是戏,生活如戏。我倒是诠释的一干二净。

“没有时想拥有,拥有了想自由。”

无心的人是没有归宿的。所以我终是拒绝了。尽管那么深切的念着。于是我开始以不同的姿态向自己感兴趣的活物展现我的演技,或冷漠或热情,或沉默或活泼,不过是为了讨好,为了吸引,或者说是为了偷心。偷心的人往往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心,譬如我。辛苦了许久他终于捧着他的心给我,但要求我的自由,我决绝,毫不犹豫。我的自由,对我而言,无价。

自由即是放纵,因为无心所以无所谓的追求。


                                            折磨                                                                 

折磨,并不来源于外界。而源于我的骄傲。

无心的人不允许别人发现她的自卑,无心的自卑。于是我愚钝的以为只有我是强大的才不会被疏远。

我的骄傲,不允许我失败。一次也不允许。

无论是追求还是拒绝,都要无懈可击。

时常会慌乱,手忙脚乱。没有人理解我的纠缠。自我的纠缠。由于强迫症,我被自己要求规则的生活,像个机器。他们不知道,不断的打破我的规则和习惯,于是反常的或者,却失了魂。做什么都失魂落魄的。哪管什么认真也好,仔细也好,结局都是一样,一片狼藉。他们神经的看着我抽动,怯怯的走开。这世界便只剩下我一人。一个没有心的人。

我说,别再要求我。也别理我。

我很烦。仅因为我连自己都懒得搭理。所以,你们真受得了我吗。放弃吧。我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控制                                                          

控制,我做不到。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食欲,状态。可我是个无心的人,哪里来的这些。大抵是所谓的吧。

再次失控,或者说是忍了太久终于爆发了。那些活物,动着,笑着,我看到他们的表情,却看不到那活物的心。他们的心或者丢了或者扔了或是让什么妖魔鬼怪吃去了吧。而三界中,最妖最魔的也只有他们了!没有信仰的家伙为了所谓的利益扔了自己的心。呵,多可笑!我没有心,而他们却把心当做粪土般一文不值!

活物啊!活物!

幸好我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让自己变化。

于是,我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戏子,生活的戏子。可是一个认真的戏子比那些生活的婊子好的多。我的信仰是他们死也无法得到的珍宝。那种贱物的命又有什么关系呢,连心都不在乎,命不过是中有力的存在罢了!上帝也不会让他们入住天堂的。

控制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仅此而已。


                                                   末路                                                          

陌路,还是末路。

于我而言,没有什么差别。

无心,无欲。追求的不过自由。可惜我不是鸟儿,无法飞翔;也不是鱼儿,无法不停的游动。

世界累,我也累。

或许,我会死于骄傲。也或许,是因为无心。

但,一定是为了自由。遥不可及的自由。

评论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