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滚滚红尘,乱世佳人

一连看了《你因灵魂被爱》《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两本关于张爱玲的传记,而后巧合的看了王安忆的《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城市》其中也不乏对于上海这个乱世和张爱玲的描述。往往心口疼痛,为张爱玲和胡兰成的相爱叹息。

有人说,《滚滚红尘》中三毛写的便是张爱玲的事把她写死了,结果最后自杀的人却是三毛自己。于是抱着好奇心,在考试的前周末看了《滚滚红尘》。我一直认为胡兰成是真爱过张爱玲的,他的始乱终弃出于无奈的。只是在最后,他声嘶力竭的喊出的是“爱玲!”至少他那时是爱的!深深的,却又无奈的爱。我在《滚滚红尘》中再一次被震惊了,被三毛有力的笔触和细致的思维深深的震惊。我清楚地,电影是电影,生活是生活。可,在我的臆想中,爱玲的乱世便是这样。至少,里面有深爱着她的兰成。

对故事中的韶华,有着无尽的爱恋和疼惜;对章能才,三毛的立场一直是很坚定的——他,不过是为了一口饭吃的人——对生活、对命运有着极大的无奈和被动,他爱书,进而爱韶华,能采爱韶华是用灵魂来爱,却也爱的是韶华的灵魂。在乱世中,这样的爱是那么脆弱,所以他们不断地担忧着生离,却又怀着对死的恐惧死死地抵抗着,直到最后也许为了在一起,能才甩掉了对死的恐惧,坚毅地拥着韶华,即便死也不怕了的。可是对韶华而言,她活着,又怎能忍受看着他死呢? 
   
  永远忘不了镜头定格在码头上的那一幕。在人潮中仅仅相拥着上船,韶华用力将能才托上船后,自己却逆着人群往后缩,及至在人头攒动中渐渐地淹没了,淹没了……人潮岂不像历史的浪潮一样吗?谁能逆之而行呢?能才无力地搜寻着韶华,他大叫她的名字,可是全然被淹没了,我们只看到他的口型……人的命运在时代背景下的渺小和无力又一次深深的、深深的从这不可逆的人流中映射出来……不是历史把他们分开的又是什么呢?是命运,而命运不正是被历史所左右的吗? 
   
  跑单帮的余老板,他是挚爱着韶华的,这种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虽然他们是邻居,可是他总是不在家,整个二楼都给了韶华。在船上的余老板看到了能才,又先能才一步看到了韶华,他毫不犹豫跳下了船,对于给国民党补给跑单帮的他而言,他知道留下来的日子茫茫未卜,而且会凶多吉少。他爱护韶华,即便是拥抱也是空怀着,因为尊敬,终究内心觉得高攀不上,在前程未卜时他第一时间还是考虑到韶华,安慰韶华……这个小人物,在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在故事及剧本中也是小人物的余老板,让我的心颤动了一下,并为之温暖了许久。 
   
  从《白玉兰》来看,韶华最终是嫁给了余老板。虽然她怨了他一辈子,她不爱他,可是为了报恩仍然嫁给了他。这看难以美满的结局不正是人生的真实写照吗? 
   
  月凤是很精彩的角色,她没有韶华的忧郁,从头到尾都大大咧咧,直肠子,对韶华的爱(友谊之爱)从没变过。她对自己的爱情勇敢地追求,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爱情,最后也搭上了生命。她是个让人喜爱的女子。只是,乱世下的爱情,给人的留下的也只是一声唏嘘。 
   
  还是罗大佑写得好: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四十年后,章能才以侨胞身份回大陆探亲,他要找韶华,可是留给他的只是一本《白玉兰》,沈韶华,一个汉奸的女人,怎能逃不过种种革命运动的折磨呢?早在文革时已经死去了,所有的都成了烟云,只留下能才颤颤巍巍羸弱的身体,形单影只在物是人非的故景上了…… 
   
 


评论
热度(9)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