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一遭烟火一遭遇

 “你就像烟火的美丽,那么美丽,轻划过无人的天际,曾经交换过的秘密,紧紧埋藏在心底;你就像烟火的神秘,那么神秘,风随着你若即若离,留下触不到的可惜,陨落下了我们的回忆。”六年前,安在紫藤树的花瓣雨下,亲吻我的头发。

“你真是太骄傲了,像只孔雀,时刻都昂着骄傲的头,顶着闪闪发光的皇冠。任谁叫你都不回头。”四年前,泉把水杯递到我的面前,安慰我的示意。

“斗鱼,你最好养这种动物。你们都很敏感,并且都自以为是的认为别人是你的敌人,然后陷入战斗,最后高傲的离去。一个人。”两年前,语坐在桌子上,自顾自的说着。

“小野猫,你真的不累吗。累了就来找我,你的一切我都会容忍。”现在,艺担忧的把握拥进怀中,泪水打湿了她的白衬衫。


正如以上所述,我是个奇怪的存在。我能融入所有的喧闹,却独爱一个人的寂寞。于是,在五一我选择一个人在烟火中走一场。一个人第一次品尝人间烟火,看繁华街市的人群熙攘。

不紧不慢的早餐后,一个人温习了英语和生物。换上运动衫,非常不合时宜的出现在学姐的时装店开业典礼上。说实话,我跟她只是一起游过泳,不是很熟,她之所以要我过来只是为了捧场。虽然脚肿着,但也不好推辞。

说几句题外话。李翔的介绍很无聊(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李翔是西安电台的主持人),但觉得眼熟。我很喜欢他的白衬衫和黑西装,重点是他的声音。(主持人声音都不错。)四年前我去西安参加过演出,有幸去过西安电台,至于李翔,或许见过。印象里是在后台化妆时见过的。(时间太久,记不得了。再说我那是年纪小,他估计也不记得了。)

正逢《左耳》上映,在了了吃了牛肉面后,买了张两个小时后的票。第五排八号。正好都是我喜欢的数字。一个人缓缓地走在熙攘的人群中,大多数都是小情侣或者三两成群的同学好友。

我却并不觉得落寞。我是喜欢一个人的,很奇怪的。因为这我跟走得近的同学说了抱歉,我更喜欢一个人。结果被舍友骂做“神经病”。呵呵。我只是习惯了。从小被人无视让我习惯了孤独。可人终究是群居动物,喜欢群居。于是我开始尝试和别人相处,结果不错。事实证明,我是个交际能手。刚来中国没多久的美国佬都能在短时间内对我影响深刻评价不错。可,人多会打乱思路。

一个人就这样走走停停,驻足街边的行为艺术和古装拍摄,也停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徘徊。去书店翻了翻英语四六级词汇,觉得无聊,正要离开,却意外邂逅了《情人》。这本书很久之前艺跟我推荐过,她说我的无奈何风流都来自心理暗示。是吗。我不知道。

《左耳》在之前我是看过原著的。而且看了不止一遍。我喜欢饶雪漫的小说,因为很痛很真实也很虚幻。因为这可能就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故事,可我又似乎永远都不可能触及。苏有朋的演绎很符合我口味,很痛,撕心裂肺的,在最后不忘撒完盐后在为你一块糖。可生活就是这样,像本起伏有致的小说,一切都已设定好,无需置疑无需犹豫,坚持走下去就好。

结束后,散下马尾,在楼下的KFC买了旋风奥利奥,在手中搅啊搅啊,一勺勺送入自己的口中。轻踩着一路的灰尘,看着莫名的脸庞,心情却大好。一个人的妙处就在于,做自已爱的一切无需解释无需在乎无需纠结。

着就是我想要的遭遇。烟火而已。


评论
热度(1)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