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于心的理想

其实是老师让写关于“感恩”的记叙文。想想已经写过不少的了,倒不如放肆一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书写感恩和感动两个沉重却又无法避及不谈的话题。便写下这篇小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希望小学三年级二班的教室里,端正地坐着二三十个孩子,蓬着头,补丁成为灰黑色外套上的常客,破洞的袜子迫不及待地呼吸着这个小村庄的潮湿。

长蛇般的裂缝横在不大的黑板上,老师拿起粉笔头艰难的写下:理想。沾满粉笔灰的粗糙大手有力的在黑板上跳跃,“理想!”孩子们整齐地张着小嘴,希望从一双双清晰的眸子中飞出,照亮了阴湿的教室。阳光听得入了迷,偷偷的从窗缝钻进了教室,斜斜的躺在于心的书上。

“这次作文的题目是理想。大家来说说自己的理想是什么。”老师从讲台上下来到孩子们中去,紧张的蠢蠢欲动已经开始虚张声势,渴望却被迫着害羞了。“不用紧张。每个理想都是伟大的。有谁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呢?”老师温声鼓励着局促不安的紧张。

小光举起稚嫩的手,认真道:“我的理想是当一个赫赫有名的将军!”裴蕾红着脸,站起来说:“我的理想是当位老师,培育出一批批祖国的花朵。”......

班上的孩子们陆续发言,看着稚嫩的脸上扬起的自信与鉴定,老师不住地欣慰的点头。在右排第五桌的于心一直涨红着小脸,低着头,眼里却噙着泪。

于心自幼同奶奶一起生活。父亲很早便去了城里打工,不慎从脚手架上坠楼,于是奶奶用爸爸的赔偿金阜阳她。妈妈走了后,奶奶便忍着腿疼仲裁。于心一放学就跑去陪她。每次看到奶奶干活于心就心疼的流泪,便跑过去扶奶奶。奶奶说:“我的大孙女啊,让奶奶扶着菜架弄吧,你上了学,怎么办?奶奶不能总拿你当拐杖啊!奶奶这样锻炼着再加上倒退着走,腿就好了。”“奶奶你倒退着走?谁来扶你啊?”于心的泪又涌上来。奶奶摸摸于心的头发,“奶奶不用扶,乡下的小路奶奶熟。”

回忆将涞水孤注一掷,却寻上老师的关心。目光都聚焦在于心朦胧的泪眼上。她缓缓的站起身,“老师,我很好......只是......”她整理了情绪,顿了顿说,“老师,我的理想就是牵着奶奶的手后退着走!做奶奶的拐杖!”虽泛着晶莹,眼中却坚定的像个古希腊战士。

四下的空气在这一瞬被凝结了,只听得见均匀的呼吸声和于心不时的抽噎。孩子们静静的望着她,希望从中明白些什么。可是,没有经历的人又怎么懂呢。

于心抹了一把眼泪,结结巴巴的说:“奶奶......听人说,她天天后退着走了,她的腰腿疼病就好了......我做了她的拐杖......她就不用再歪着头走路了......”

沉默再次趁虚而入。良久,一阵海浪般的掌声铺涌而来。

评论(1)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