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病态

紧呈上一篇,同样是14年冬的日记。不知道为什么,14年的冬天总是不愉快的。总让我痛。大概是我还在耿耿于怀过去吧。


病态地看着雪后初晴的蓝天,无奈于雪下得不够尽兴。

一夜过后,竟又病了。浑身发着冷汗,被汗水浸湿,冷汗用尽拥着我的脊梁。握紧水杯,冰冷却顺着指尖溜进五脏六腑,与胸口中的热流撞了个满怀。

出神地游离在学校食堂的滚滚人群中,右耳的病态让我听到的是被放大在空旷鼓膜里的嘈杂声,惹得人心烦。像被发现是外来生物,我慌乱的逃窜,努力避开人们的眼光和声音。可是,他们仍存在。

讨厌选择,在纠结到头疼后在脑中随意抽取,好吧,就这个吧。买到后立刻后悔。终于穿梭玩人群回到位置,蹙着眉,艰难的要下了第一口。我看见了一团似连非连的肉。随即,一阵恶心从胃中向上涌来,直抵着我的食道。不知道为什么的,我总觉得那肉像极了人的肠子,还是完整的被取出而后切过的。横下心,咬了第三口,却发现肉味太浓,难受人的很。

忍住想吐出来的冲动,不停的喝水。像个想极力洗掉血渍的杀人犯,或者时掩盖吃人丑相的凶猛怪物。心被扯在一起,放不下,不疼,只是恶心吧。我想可能以后都没有办法再吃肉了吧。

一直以为,阴影是可以被时间忘记的。可是,时间将它放大了好多倍然后映在脑子里。比如他的丑行,我的怯懦,还有肉味的恶心。都忘不掉。

习惯,太可怕了。一直潜移默化的充盈着我整颗心和完全的圣皇后。我习惯性孤独。虽然不是独来独往,却也不与谁靠的太近。从来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会使我心慌的,只有非不得去时,也会选择人不愿意去的时间,我宁可多走几步路,早起几分钟。早起也是种习惯,多困都会被灵魂扯起,朦胧着眼模糊的穿衣叠被。他们说我的生活有些病态的稳定。每天同个时间起床,按时的做每一件事。是有些病态的。

昨夜发现脚冻伤了。觉得没什么,平静的给自己上药。都是十二年前的老伤了,因而现在觉得像是家常便饭,就像从未停过的胃病。

不吃药已经成为我病态的习惯。药总是抵着身体,让人难过活。每次都任其发展,直到影响正常生活,才肯硬着头皮吃药。而吃药也是吃吃停停的,病也就落了下来。可我似乎又找不到爱惜自己的原因。是啊,我这样阴郁的人,凭什么呢?

病态也就只是这样了。应该不会“作死”的吧。

评论
热度(6)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