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浅谈“我靠的是感情”

虽说是最近放了暑假,可时间还是被安排的满满当当。总算是在今天抽出些时间把在学校的旧稿翻了出来。有些乱。大家都清楚地,高一很忙,我所有的写作时间都来自于语文课和乱糟糟的校本课。尽管对旧稿做了一些改变,难免还是有些语句不通的地方。请担待。主要体现 精神不是吗。以下是一篇课文小记,是关于巴金老先生的《小狗包弟》。


《随想录》于中国当代文学史是具有重大而久远的意义和特殊的价值的,而于年届八旬的巴金先生来说,不仅意味着工作的艰辛,更是一次老人对自己心灵的无情拷问,是一次伴随着内心巨大冲突而逐渐深入的痛定思痛的自我忏悔。正如作者自己所说的那样(“我不靠驾驭文字的本领,因为我没有这样的本领,我靠的是感情。”——巴金《病中集*后记》),她直面“文革”带来的灾难,直面自己人格曾经出现的扭曲,用真实的写作将被压抑在心中久久不能释怀的情感像火山一样爆发出给社会和民族。或是对社会对历史深刻的反思,或是对自己非善面的羞愧和忏悔,每一种感情无不是他生活经历和感悟思考的浓缩。

                                                            ——关于《随想录》

文章的第十段着重描写小狗包弟被送走后作者内心始而轻松,进而沉重,后而羞愧的复杂却真实的情感变化。作者“甩掉包袱“,为求得自保,竟将相处十年对自己忠诚而友好的包弟”出卖“了,他觉得受到良心的谴责,所以”反而背上了更加沉重的包袱“,心灵的自责和内疚让他备受压力。而在”文革“这种特定环境中,作者也因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而彷徨,基于”出现人格的扭曲“而”抛弃“对自己忠诚的包弟。他对于自己这种为了自保而送走包弟的做法感到羞愧而对自己的灵魂”解剖“,他想从中进行深刻的反思,以自己内心中最真挚的感情化作真实的文字创作,借此宽慰因人性凶残而造成的对生命对话语权的轻视了的受伤者的灵魂,借此偿还积蓄在心灵上的欠债。与包弟相同的是,他们都被”文革“所冲击,作者也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能任由政治风暴吹打。所幸的是,他活了下来。”没有死在解剖桌上,倒是我的幸运......“此句倒像是作者对自己苟延残喘于“文革”乱世的讽刺。相对于包弟而言,“我”为了苟活世上而“出卖朋友”的做法实在卑鄙自私,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用包弟充满活力的生命来换取“自己”这卑鄙自私的存在呢?作者对于这一问题,深刻的反省自律。而在经历磨难后仍无法摆脱“煎熬”正是他及《随想录》达到中国文学及思想最高峰的缘由。一个人在他丧失做人的权利,有恨不能说,有泪不能流,有时还不得不说些违心的话做些违心的事时,又怎能压抑住心中的种种不愤?而他本着一个知识分子应尽的历史责任,以自己亲身的感受经历,填补一度出现的精神空白,完成一个真实人格的塑造。文章中的每字每句都是他的内心写照。他不是在用技巧写作,而是在用心用情感写作,因而把“文革”中残酷的生活和人性中的扭曲写的触人心弦,而作者对自己的忏悔也深刻感人,引人深思。不仅具有文学性,也有深刻的历史意义和社会意义。

而凡生活,总有恶与善。无恶,又哪里来的善呢?于个人于社会,反思和忏悔是种正视现实的方法。于个人,通过反思和忏悔,认识到自己的“恶”并铭于心,告诫自己不再犯;于社会,通过反思和忏悔,发现制度风气上的“不公平”“不文明”,提出警告并改善。但是,其核心是认识到善与恶,敢于乐于反思自我。人心难探。所以,何尝不反思自我,忏悔生活?

评论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