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我们都回不去了

    偶尔,会在旧书桌后面找到些杂物,比如一枝铅笔、两个二分硬币,几张散乱涂鸦过的旧信纸。有些踌躇的翻开旧物,里面是一些边角已然泛黄的纸,恬静地等待注视。灯光柔和地打在上面,缓缓将手铺陈在其上静静的摩挲几下,心中恍然,都回不去了。 

独自窝在被窝里,又哭又笑的像个傻子,出奇的认真看完了《神奇遥控器》。“We are born, we live and we die. ”Morty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生命是多么短暂。谁在乎你是不是活过,做了什么,没有做什么?谁在乎你爱过谁,恨过谁,曾经和谁在一起,最后握着谁的手说再见。 这种悲观主义让我立刻联想到张爱玲。张爱玲写过一个轰轰烈烈的故事,却只在结尾处让曼桢浅浅地说:“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始终觉得这里面有一种无限希望无限寂灭的感觉,却并非凄凉而是温情,或许可以这样体味吧:人的一生也正是这一部电影般的起伏跌宕,多少往事,都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风景,快乐的、美好的、忧伤的、沉醉的,总让人悲欣自知。待到一切尘埃落地,我们也早已经不是我们,只是我们留下了回忆。

我向来就是很自私的人,对于自己心里的喜好给与最高的尊重。越大越是固执,我爱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也照死抓着。要对的起自己的灵魂,绝不做背叛自己的事情。我不止一次的无视作文题目要求,顺着灵魂的指引,以自我的方式书写感受。成绩无所谓,名次无所谓。我的心清楚地告诉我自己,指引着我——永远不要让自己的灵魂委曲求全,以此来取悦别人的审美和灵魂。当然,我清楚在宝中这座象牙塔中这无疑是以卵击石,无用的带有毁灭感的。可我,坚持了自我。我不愿意像大多数人一样,“为了生活,丢失了自己。”

然而大多数人总想着等到40岁或者whenever等到我们足够有能力没有工作也可以活的潇洒,直白点说,也够钱花。有了房子车子存款大把,没有生病的父母,调皮的孩子,就可以给自己房价,给自己时间去实现一个一个梦想。可是现实告诉我们的是,这一天是等不到的。 所以“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往往是弱势时候的遮羞布,“更好的地位/金钱/权力=>更好的家庭条件=>更好的家庭生活”也是讲述了无数次的骗局。人的欲望就这样穿着各色艳服招摇过市,其作用仅限于让他人更加同情、羡慕、眼红、加入这个大军,而丝毫不会让自己更加好受。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条件和好恶,只是盲目跟随着追求着,人生如何不失控。因为钱多少都不算够,Title多大都不够吊。 因此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努力上进,要勤劳刻苦,要挣大钱过好日子。我们从没有被教过,“We need a break, to just simply be relax and enjoy the sunshine and blue sky. ”我们这样做,会觉得是浪费时间,不求上进。 

李欧梵曾说:“现代性之病,最大的病症就是速度。”还好,是好莱坞的俗套让迈克尔·纽曼重新回到了皆大欢喜的结局——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但另一部香港电影《童梦奇缘》就残酷得多,电影里说:生命是一个过程,可悲的是它不能重来,可喜的是它也不需要重来!真是让人为之百感交集啊,《童梦奇缘》最后的镜头是欣欣向荣的花草,那是一种悲伤的温情。从另一个侧面,让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说过的:“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哪怕是断头台”。我清楚地明白,辛苦的人已经太多,聪明的人更多,让工作狂们去忙好了。我只怕看得不够多,玩得不够爽,爱得不够深,享受的美好不够丰富。我要对得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生病吃苦从小到老,我要对自己好,对家里人,对我爱的人好。只有这些,才是我将死的时候真正在乎的。要去的地方,要做的事情,要学的运动音乐艺术以及等等,要实现的理想,都要趁早。 

回头望去,橘黄色的落日余晖或许是一个可以让诗人们爱得发狂的场景,这其实就是一种缓慢的过程。其中的缓慢,我以为是一种对生活的理解和认知,对应的是记忆因。为我们的缓慢而生,就像一个人在街上走,他正在试着回想一件事情,可是一时想不起来,所以他会自动地慢了下来,而另一个人想忘记刚刚发生的一件不愉快的事,所以他愈走愈快,似乎想以速度拉开距离,怕这件事忘了。因此当迈克尔·纽曼决定按下快进的按钮时,科技革命造就的速度使病痛和争吵到来之前跳跃而去,将生活消耗在追求功效,速度愈来愈快上,结果在到来的结局里徒增老泪纵横的感叹,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珍贵的回忆,他已经被所谓的“速度”掏空了身体。面对摇曳的命运与其先学会抗争,莫不如先学会忍耐,这是一种直面惨淡与不堪的勇气,人生如斯——涛惊花灭、乱云泣雨,破败、辗转、又浅吟低唱,这才是一种最令人俯首的心境,望穿镜花水月,总有回忆的轻纱幔帐让我们感慨着温良。 

当迈克尔从梦中醒来,对着自己的车狂喜着吼“中产阶级垃圾”的时候,恐怕没人不觉得一阵轻松;而回到家中看见遥控器的一霎,大概也有不少背后突地一下汗涔涔。王若虚的《我们竟然都回到了过去》中每个人都尽力补救过错渴望天衣无缝的生活,结果纵是高科技也没能改变最后的结局,反倒是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搞得头破血流、灰头土脸。

片断化的美好记忆往往被赋予太沉重的使命,片刻的满足给人以永生的错觉,“此刻即永恒”实在令人心驰神往,不论是拥抱梦寐以求的异性,抑或只是在旧书桌后面静静等待良久的一本小书——人们为物质富足付出了高昂代价,再难承受一张没有过去的,空白桌子。 

Anyway, 再回首时,喜也好,悲也好,我们回不去了。不如,趾高气扬的享受生活。


  


评论(1)
热度(9)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