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存在,或者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日记】第二发。来自2015.10.29。

格格不入和脆弱。


自以为不是一个合格的文科生:不爱妖娆地摆弄去博得别人的眼光,偏爱独处静默地看着时光在树叶翻转中溜走;不爱古色古香的文绉绉的经典名著,偏爱地球角落的失魂世人的无奈牢骚;不爱激情澎湃的人生励志演讲,偏爱脚踏实地的凡人史歌。

有些格格不入于新的环境。是慢热还是志不同道不合?是自卑还是独视清高?是幼稚还是脱离社会?都是未解之谜。自习的政治小测猛地打乱了所有计划,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因此,说好的日记,由日记变成周记,现在已经改良成“月记”。总找借口说是没有时间或没什么要写的事。现在想来,这真是种糟糕的习惯,拖延然后为自己找台阶下,而其实质是不能忽略的,便是本性的“懒”。实在是个随性的人,那小测在我这里于是便真的成了“小测”,草草了之。转而看四周,各各奋笔疾书,似有一泻瀑布要从千仞之堤绝口而下,势不可当;凝视的眼光,深锁的双眉,紧抿着的干裂的薄唇像暮年者蓝色又晦暗的眸子却又若有所思地默念着万年不死的《圣经》。这群年青人,终于是点燃了着萧瑟初秋的教室内我的略有干瘪的心,就连没有秋裤的保护也会感到脸颊的滚烫。是内疚还是自我否定的焚烧?究竟什么才是应该思考和追求的东西?是口口声声所说却死也无法触及的精神自由,还是近在咫尺的高考大战的全胜荣誉?

这是在宝中的第二个年学了。我只是感觉自己与它更加了解了,却因此发现它与我并不相适。宝中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却不得,里面的人想出去也不得,要么是将自己打磨成能挤进的模样,要么是将自己锤炼的内心坚强,才能涌进或者打破那道城门,重新开始。或修,出去之后还是个围城。我和人们都傻傻地一次又一次地期望着没有争夺的自由的圣地,然后又一次次失望。不断循环,却总是能自我安慰式的忽略失望时的内心痛苦。所谓“屡战屡败拜,屡败屡战”,大概就是这样。进来后才发现,这其中又有一座城堡,住进去的都是高高在上以学习为人生唯一追求的“优秀学生;而我只能是自欺欺人地咒骂城堡中的人,同时用自己浑浊的眼球来鄙视那些拖着残躯也要爬向城堡的忠实信徒,却也被他们所不耻。实在是无聊至极,却成为围城中唯一”乐事“。由此可见,这围城有多么可怕,将我们一个个青年的雄心摔打成如此麻木的模样!于是,我常迷茫于如何存在:是该追寻内心的不羁还是人云亦云的走这快被挤塌的独木桥?而哪一种似乎都不容易。前者受累于路途上的质疑声和孤独感;后者则被前后左右的压抑氛围所疲惫。最终,都不知所措。在半推半就中,我还是选择去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不同于王小波的”猪“,我没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却依然想要打破常人的规则设定。可最后却无奈发现,现实是残酷的:猪被批判赶出了猪圈,而我终要面对各种奇特的开始。无奈,只好将美好的幻想暂且放下,继续埋头于平凡的道路。

不幸的是,我发现我是个愚蠢的弱者。在文2的日子里,随便找出一个总好像比我高明的多,成绩上也好,待人处事上也好,甚至于他们经久不衰的一天只睡5个小时的强力精力。我虽好于读书,却不及他们丰厚和记忆的精准;虽经历些坎坷,却不及他们来的自信坦然。这样那样的顾虑也好,自卑也好,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一无是处,是否有可能达到旁人所云的“成功”。

对这些,自己像个旁观者,等着时间给我答案。就算我有再好的意志,终有一天也会被磨平了所有的棱角或者伤的体无完肤。那么,我还会选择这样倔强地孤独的走下去吗?而这样的路导致的是存在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评论
热度(1)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