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沉重的肉身

“担当”二字总是被置于各种事件各类人之上,中华民族在传统文化的责任与担当和自身幸福的追求中矛盾与迷茫,总是陷于肉身和精神分离的怪圈中难以自拔。驱使着沉重的肉身步入个人与集体的双行道中,左右张望,不知所措。

自然,“担当”决不可无。若生产者无担当,则商品质量难以保障;若市民无担当,则社会秩序难以维持;若青年若无担当,则民族复兴难以实现。三鹿企业无担当,奶粉含量超标危害婴儿健康;安徽人大无担当,贿选拉票破坏民主人大制度;青年无担当,为钱杀母伦理不存人性泯灭。由此观之,担当是个人基本品行,不仅关乎自身也关乎社会与民族。

然而,在信息如雪片乱飞的现如今,我们总是很容易“被担当”,总是被以担当的名义指责缺乏对我们来说难以承担的责任感。苏联在赫鲁晓夫时期,国家总理号召全体人民勒紧裤腰带担起民族责任,支援国家工业和军事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却不知道电视机前眼窝深陷瘦骨嶙峋的人民早已连裤腰带都没有了。国家政策无形中使人民“被担当”国家强盛的责任,即使他们连自己基本的生活也无法保障。担当,于个人,应当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情怀,是量力而为而不是牺牲。因此,任何个人或组织都没有理由将“担当”冠上无能力承受它重量的人的头上,对那人而言,多么高尚的担当是现实的柴米油盐的压力。即便是当下,任何道德指责的“担当”也大都不适合。当新闻媒体将“担当社会责任”的问号划到受社会资助的青年学生身上,怀疑他对捐款的使用,是否有人将他处置捐款的权利视为自然?当舆论指责风尘女子不洁身自好无担当自身责任时,是否有人考虑过她是否经受着家庭负担和对未来期待的双重折磨?“担当”不是仅有一腔热血足矣,也需要负担的能力,不能强迫任何人去承担它。

我们左脚踩着民族国家责任的担当的高跷,凌空的右脚却渴望触到土地的真实感,沉重的肉身使我们不断倾斜,倒向其中一方。古有李鸿章,以己之力去保国安促国强,却难以顺和时代“国土完整儒风遍地”责任担当;今有书生,以己之力去追梦肆意青春,却难以顺和家族“清华北大为佳,光宗耀祖为荣”责任担当。终都是难以两面得其心。生活在理想与现实的巨大的差距里,我们能力之内的责任担当与能力之外的全都因一句“这是你应该的”全部压在肩头,超重的部分不仅使身体艰难更使心里难以自如,做事瞻前顾后还是不能一次担完所有责任,总有人在身后捏咕你的不是,在冠上“担当”的名号,于李鸿章,“国土完整儒风遍地”也是他的心愿,只是国家衰败儒士软弱,难以实现;于书生,“清华北大”也是远大的梦想,只是个人力量不足兴趣又不一定在此,怎的达到。

王小波对此有言,“走自己的路,别对别人指手画脚。”每个人在自己的分岔路口已够犹豫不决,走在那儿都十分艰难,互相以“担当”指责未免有点“以五十步笑百步”的意味。“被担当”决不是件好差事,既然都有体会,也别互相伤害,将“被担当”贴在别人胸口,自己开怀大笑。担当好能力之内的责任,别增加自己与他人沉重肉身的负担。

评论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