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咫尺天涯,莫让亲情成守望

其实个人不太喜欢参与作文书信大赛什么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对那次的题目突然很有感觉。的确是很早的稚嫩的作品。最近看了郑也夫先生的《后物欲时代的来临》以及《文明是副产品》,总觉得新媒体或者说互联网到底会带给我们什么永远是只有后代才能够解释的问题,而现在只能说是惆怅和希望吧。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并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此虽调侃,却也反映了在冷漠无情的数字时代里,“咫尺天涯”的既荒诞又沉重的亲情守望的现实。 

正如《纽约时报》所言:“信息化让人类在社交场合中变得更加粗鲁了。”在广州的一个家庭聚餐时,老人多次想和孙子孙女说说话,但面前的孩子却抱着手机不放,老人遭受冷遇,一怒之下摔了盘子离席而去。正是由于网络信息过多介入现实,人们埋首在绚丽的屏幕中寻找美丽新世界,自身感情却变得单薄,无暇顾及别人的感受,而对虚拟生活的过度沉迷,令我们失去了对现实的感受。

曾几何时,那暖心的欢声笑语,盈室绕梁的粗茶淡饭的清香,总能遮掩在外漂泊的悲伤与苦楚和求学工作的艰难与困苦;而如今,我们在这座城堡里深深凝望,回收亲情如云烟班消散,再难重温,抬眉低首咽声起。

城市有了滴滴声四起的交响乐,房屋失去了活力,连鸡鸣犬吠之声也像是一种无声的长叹,老人们倚墙靠树,在守望着这最后一点希望,夕阳映在他们布满褶皱的脸上,眸子里射出的光,不是深阅世态的深邃,更不是看遍人间的沧桑,而是在翘盼促膝长谈的期望,是守望亲情回归的痴念。

秋去冬来,在暮色中的钢筋混凝土制的高楼中,只有窗外终究落下最后一片枯叶的梧桐如折翼的蝴蝶滑过孩子孤寂的眼眸。而灰白的水泥墙被手机屏幕的蓝光映衬的有些病态,信息充斥这人们生活中的每分每秒,人心没有一刻静下来留给自己,留给身边的亲人,于是人们忙于刷屏抢红包而忽略与孩子探讨问题的幸福,忽略与父母做饭聊天的幸福,只是沉醉于无数鲜丽的图片动态构建的泡沫般虚假的幸福名片。

信息化时代的“套中人”被手机和信息绑架了省局哦,与此同时,圈外人正苦苦守望这等待城溃人出的那刻。恰古人言:“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放下手机,主动出走信息的围城,才觉幸福就在经年的回眸处。

别做手机的奴隶,别让咫尺天涯成就无奈的亲情守望,再炫美的动态也抵不过依偎着赏月闲谈的亲情。

评论(2)
热度(7)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