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左耳的幸福

今天,整整一天都几乎不见阳光。风肆无忌惮的从左耳身边掠过,顺势带走了阳光。
风很大,很冷,冷得灵魂都瑟缩起来,躲在某人的脚下,贪恋着影子。
左耳想伸开双手,用力地拥抱,拥抱天上那个调皮的孩子
没人允许,连阳光都不愿。
左耳知道,阳光已经不是那个阳光了,再也不是可以依偎的那个阳光了。
以前那个小小的,可以抱着跑的阳光;以前那个矮矮的,可以背着跳的阳光;以前的阳光,留在了十年前,拉不动,也推不走。可如今呢,烟消云散,正如世态炎凉,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却连泪也懒得流出了。
阳光,赖在了十年前,固执地,一个人。
十年了,左耳固执地等待,固执地相信,固执地坚持,阳光一定会来。
但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似乎什么都没变化,至少阳光已经失去了温度。
失却温度的阳光,有点冷,有点陌生,有点茫然,有点伤人。
到底该去哪里找回阳光?找回那个暖暖的,爱笑的,爱闹的,爱哭的,爱跟着左耳跑遍世界的,阳光?

伸开左手,什么都没有;打开右手,什么都不见;

闭上眼,左耳知道:

心里,还有一米的阳光。一米,左脚走五步的距离,一米,右脚走五步的长度。不多不少,刚刚好五步。
那,幸福呢?阳光的幸福呢?左耳的幸福呢?也有一米长吗?


评论(1)
热度(2)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