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记忆却堆满冷的感觉。

今日上海风真的很大,外拍还是比较顺利的。

【边缘】1

边缘的墙

边缘的画框

边缘的鞋和警告线

边缘的志愿者

边缘的沉浸的观看者

边缘的情绪


近期摸鱼的素描和刀画

被上海妖风吹倒的树

和寂寞的树墩

如果社会只需要畜生,就请别让我思考

死是一件无须着急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存在,或者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日记】第二发。来自2015.10.29。

格格不入和脆弱。


自以为不是一个合格的文科生:不爱妖娆地摆弄去博得别人的眼光,偏爱独处静默地看着时光在树叶翻转中溜走;不爱古色古香的文绉绉的经典名著,偏爱地球角落的失魂世人的无奈牢骚;不爱激情澎湃的人生励志演讲,偏爱脚踏实地的凡人史歌。

有些格格不入于新的环境。是慢热还是志不同道不合?是自卑还是独视清高?是幼稚还是脱离社会?都是未解之谜。自习的政治小测猛地打乱了所有计划,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因此,说好的日记,由日记变成周记,现在已经改良成“月记”。总找借口说是没有时间或没什么要写的事。现在想来,这真是种糟糕的习惯,拖延然后为自己找台...

关于《不要将我逼上绝路——另眼看复旦投毒案》

以下是鄙人对此事和此文的一点想法。部分相关内容来自网络。此篇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或者说是一种悲鸣和无奈。(切勿断章取义)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希望以此篇为鉴,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2015年12月11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罪犯林森浩被依法执行死刑。延宕2年有余,最终以这样的方式落寞,不禁让人唏嘘不已。在这个令人悲伤的案件中,没有谁时胜利者。而这个案件也没有结束,其背后的国民教育、社会舆论、司法鉴定体系等问题和死刑存废之争仍然继续影响着我们。

首先是国民教育。此事一出,不少媒体板子都打到大学屁股上:(新浪网评论)专业知识丰富的名校生守不住基本的道德和人性底线,让...

何处雨潇湘

春秋十色,一笔一情。浓墨疏浅,淡化心尘。岁月无归,他年知是谁?愁雨潇湘,又是一季茫茫烟雨。

云水清瑶,映出流年。聚散悲欢,人生何时尽头?近凡尘,愿化蝶飞天,守护袖间芬芳。虔诚膜拜,天地证存在,一滴褪血、一颗残心和一段苦忆,何以为续。年岁入白驹过隙,月光影白,花前抚琴相思。来日已远,天籁无期,谁予我,一季潇湘夜雨。

鸿雁鸣哀,孤客沦落天涯。在他乡,箫音如花瘦,饰繁重生。叹往昔,不过一纸空文。星傲然,一如我桀骜脾性。只盼挣脱后沉醉于山林。也许,世间本就是花前的一曲多愁,而生命之外的欲望,不过是空谷外的一株泪草。青色滴泪,吞吐间,黄昏轻搅云梦,期待碎。

隔着生活编制的篱笆,我崇拜那空无的人生。...

不再见

实在是尽了。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现在,焦虑、迷茫、还是害怕失去。不清楚,思绪有点混乱。

天,现在的天,很蓝,是我最爱的墨蓝色,像是把墨水瓶打翻了在天,有深有浅地交错着。最后的那天,霖穿着的衬衣也是墨蓝色,是我们初见的那件。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穿那件衬衫的他很帅气。或许是两个人的见面次数渐渐因为彼此的忙碌而变得稀薄,还是他认真的黑色杏眸。也或许,什么都是不是。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的。他还是走了,揣着梦和回忆,连告别都没有。

最后的英语课,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乏味。临桌的学长不停地拿我打着趣儿,有点尴尬。回头正看到他也正看着我,微笑着温柔的好像世界里只剩下他。

霖是我见过最像海的男生了。深邃、忧郁、捉摸不透...

我们都回不去了

    偶尔,会在旧书桌后面找到些杂物,比如一枝铅笔、两个二分硬币,几张散乱涂鸦过的旧信纸。有些踌躇的翻开旧物,里面是一些边角已然泛黄的纸,恬静地等待注视。灯光柔和地打在上面,缓缓将手铺陈在其上静静的摩挲几下,心中恍然,都回不去了。 

独自窝在被窝里,又哭又笑的像个傻子,出奇的认真看完了《神奇遥控器》。“We are born, we live and we die. ”Morty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生命是多么短暂。谁在乎你是不是活过,做了什么,没有做什么?谁在乎你爱过谁,恨过谁,曾经和谁在一起,最后握着谁的手说再见。 

背叛

偌大的白色宫殿孤单的横在一片曼陀花丛,四面而望是一望无际的深渊。天花板上黑色沉闷的吊顶上孤单的水晶灯自顾自的躲闪。每一次挪动脚步,房间里就回荡着木板痛苦的呻吟。我的每一次心跳和呼吸,都清晰的伏在我的耳畔,一遍又一遍的纠缠着。

“哎——”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我抬起僵硬的手臂推开惨白的门。霎时,我的瞳孔被放大了数十倍,“你终于来了。”分明是天籁般的美好却好似是地狱的召唤,我瞪大双眼像是快要渴死的鱼,死死的望着一袭白裙的她。

她缓缓起身,一步一步向我走近,碧蓝的眼睛忧郁地望向我,像是狩猎者对于猎物一样灼热的注视让我不住的浑身发抖。吃惊而又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白皙的手轻抚在我的脸上,突然哀伤地低下头,...

12345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