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呼吸

像要消失一般,却没有消失

许久没有浸润的眼眶和僵硬的嘴角

像要存在一般,却没有存在

持续跳动的心脏和追寻远方的兴奋

像要永远一般,却没有永远

说好以梦为马的诗社和固执的偏见


呼吸着无法抹去的混沌

来自未知生焉知死的拒绝殉国的东林党

穿过河东君的轻纱与梅先生的醇墨

而你只能在梦魇中在半休克的绝望中发觉

呼吸的快感与同感

那种站在边缘的疏离感


逐流于时间

戳破吐出的泡泡,掀开海市蜃楼的云烟

逐渐变冷的声音和之间

在被牢牢遮盖住的冬天末尾

单纯祈祷着呼吸

如果眼睛耳朵只是作为装饰而存在

我已对这世界不抱期待

只有迫不得已的呼吸

松江街拍

难得的阳光与慵懒

各种与摄影老师偶遇

颓丧青年与悠闲喵

你在拍他人而我在拍你

日暮很早

似乎总是很容易见到

各种在桥上发呆远望的老人

觉得莫名感伤

各种各样的树

红色黄色绿色交错着

泰晤士小镇 2

泰晤士小镇 1

被上外贸的傻鸟吓个半死

围树而坐的椅子很惬意

阳光斜斜的

总觉得上海的太阳逃得很快很急

傻傻的看着太阳远去

松江七校之上外贸

像个呆子一样想要从雕塑看出些什么

被路过小哥听到喃喃自语

觉得本身的名字总是有点违和

楼名起的莫名宝中

椅子也很像一中宝中的

仿佛如来佛的手掌

清晰的手印

预示着什么我不知道

水池中的物

路上的人


12345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