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ight

谈起回忆,似乎没有过。我不知该忆起什么。身体散发出的缕缕清香,你又何知,我是如何制造出这香味。我仰天长笑,笑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为看你莞尔一笑。

生活在脚下

昨天下午3个小时,独自用双脚丈量土地在北坡。没有选择最近的那条路,其实是因为忘记了,结果却遇见了不一样的风景。所以说,意外不一定意味着失望和无奈,还有可能是惊喜。

相关照片稍后。


头顶着烈日,脚踩着深沉的黄土,与地面凹凸不平的落寞村庄和前来朝拜的僧侣打了个照面。一路上多的是呼啸而过的私家车和出租车,他们飞快的从我身边驶过;偶尔也会遇见三两骑自行车的少男少女,欢笑相伴。只是像我这样把脚印洒向这山的人寥寥无几。轻叹,这美景的自然,怎么抵得住他们的喧嚣?

道士带着包裹,目光坚定地迈着步伐,不远处是封闭已久的道观,大门上还有八卦图和已经生锈的字迹,神圣的迷糊了我的双眼。随即,我被泥土中若隐若现的塑料袋刺痛了。这败落的村庄和它们赖以生存的黄土一样都受到了外界的破坏,塑料袋慢慢侵蚀着它们。道路旁的古树依然不倒,虽因干渴而衰老却依然笔直着坚守着这片土地,沉默着不言语,眉眼中满是伤感。

一路上,有很多石碑。我也一一将它们拍下,当做是对过往的祭奠。还有谁关注过半路的它们吗?都匆匆的赶往山顶娱乐休闲,真正的风景被他们当做有色的线遗忘在车窗后。土房或上了封条或无人居住闲散着。沿着盘山小路,我看见了一座带有伊斯林味道的寺庙,走近,上有大字“崆峒寺”,拜了再拜,继续赶路。路过一片树林,看见一位五旬男子在挥汗如雨的植树,心里一阵感动,原来这一切都不是传说,那些为了森林的殉道者就在我们身边,做着那些平凡却又非凡的事情,感动着整个世界。

登顶后则是另一番景象。与沿路的落寞不同,到处都是喧嚣。打枪,骑马,骑摩托,一切娱乐近乎都被搬到了这里。吃了碗面皮,买了瓶水,买了残疾人制作的手工品,继续前进。

我没有选择打车下山,而是继续徒步,当然,这是另一条路。拐角看见一群年经人跳广场舞,后来才知道是为农家乐做宣传。于是顺道去看了看,墙体被涂上了三秦的标志物,各式脸谱;门口挂着玉米棒子;口口还竖了山寨似的招牌。没走多久就看见了毛主席宣传画,“为人民服务”的黑色大字在红底上显得很明晰。我现在看见了出漏的泉水,然后是飞速消失的松鼠,最后是堵车,原来是前方出了车祸。看吧,最靠谱的还是自己的双脚。但也因此我发现了一座古庙或者说一个古老的家族。

沿着楼梯上去,看见了“神恩浩荡”几个大字,旁边两根柱子上都雕有龙,从外面望去,里面供奉着不知名的道家的神人。对面的亭子更让人觉得神圣,红柱蓝底,其上有画还有题字“松鹤朝阳”,其上还有道家的八卦和太上老君等人的画像。门头上写有“什么道观”(感觉有些年岁了,不清楚。还有对联,是白底黑字的。)我拍了一些,深感歉意的拜了好几拜,然后跟门口的黄狗说了谢谢和再见。感觉心底升起一种敬意。

接着是用木头搭起的房子和干裂的土地,拥堵的小路和山下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有快要遗忘的送信的邮递员。着就是用双脚丈量的土地。脚下的生活,城中最神圣的地方。

评论
热度(15)
©Mr.Right | Powered by LOFTER